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笔趣看 www.biqukan.la,最快更新商海谍影最新章节!

    天都酒店,偷拍、长焦远拍、监控截屏,数个不同的画面,把一位帅气的潮男显现在81号这些失主们面前,在座的有人疑惑、有人惊讶、似乎还有人恍然大悟,在手机上查找着什么,查到时,然后高高举着手机,对比着手机上,和仇笛给出的肖像。

    “认出来了吧?”罗成仁像是有点郁闷地道。

    “这是谁呀?”有人问。

    “冉长欢,股市金童,数年前港市身价最高的操盘手,后来因为洗钱案被香港警察拘押,出狱后就失去踪迹了,我们现在玩的这个,是人家玩剩下的。”有一位道,在与国际金融的接轨上,内地要落后香港一大截。

    “他怎么会针对我们?”又有人问。

    “不是针对咱们,而是……”罗成仁郁闷地道:“谁有钱,谁的钱袋子没捂紧,就针对谁……继续,仇笛。”

    仇笛没有说话,而是回放着肉联厂的偷拍记录,大量翔实的畜禽加工现场,对于在座这些远庖厨的君子虽然有点陌生,但很快联想到盛华遭遇的狙击,有人喃喃自语道:这是用上游的负面新闻,影响下游的产业?

    “对,隔山打牛,表面上是关注民生,真实的目的,是搞臭盛华,为他们在境外的狙击做铺垫。”罗成仁道。

    “不能吧,这可是媒体报道出来的……他能操纵了新闻喉舌?”有一位来客置疑道。

    “有钱能使鬼推磨,那些记者,大部分可都不如鬼啊。”罗成仁道。

    笑话,可与座的却笑不出来,仇笛接着回放着另一组偷拍记录,是远程的航拍,外行根本无从知道拍摄角度何在,不过却拍到了高层建筑里一组画面,似乎是个商务酒店的房间,数台电脑、数个人,正紧张地忙碌着,居中发布指挥的一男一女,男的正是冉长欢。

    “这是?”有人纳闷了。

    仇笛旋即放着网络上海量的评论截图,与座人员一下子明白了,没有人推波助澜,有关盛华的负面消息,恐怕不会传播的这么快;没有人引导,评论也不会从上游直指下游,也不会这么快,把矛头直指盛华,毕竟航空食品、深加工食品,和畜禽初级加工,还有一段距离。

    “……这些人就是弥补上下游的间距的人,也是受冉长欢的雇佣,源头就在天都酒店,他们主要负责的是,在网络上扩散这种负面消息。”仇笛解释道。

    “就凭一组照片?”有人置疑。

    “当然不止照片……这儿有数幅原始图片的最初发布IP追踪,经得起验证;最初的网络招蓦发布地,也在天都酒店;还有两位比较出名的网络炒家,也出现在这个画面里,也经得起验证……本来我不认识,不过我们中恰巧有人认识,就是他,这位长发男子,网名‘不三不四’,他参与过不少商业炒作,比如炒作某商家的水源地污染,推销另一家的商品水;还有,炒作雾霾的危害,替空气净化器厂家推销等等,你们稍微打听一下就可以知道,这是京城商谍里一位很有名气的策划人,擅长灰色操作。”仇笛道。他放大了“不三不四”的照片,这个男子确实人如其名,像个时刻准备猥渎少女的咸湿大叔,吊儿郎当地蜷在落地窗后的沙发里,留给了窗外偷拍一个绝佳的角度。

    与座默不作声了,财富的争夺在很多层面,也有很多形式,这种事,还不算挑战人的底线。

    “这个女的是谁?”罗成仁数次看到“不三不四”身边那位女人,这是仇笛没有说过的,他疑问道。

    “哦,无足轻重的小角色。跑腿的。”仇笛知道对方所指是郎月姿,他轻描淡写一句,略过了,脑海里一闪而过却是两人亲密如斯的场景,似乎一点违和的感觉都没有。

    接着往下,就是些外部的照片了,怎么“入侵”81号仇笛可没胆量曝出来,当然,肯定是冉长欢雇佣人干的。仇笛只放到81号忙乱的场景,到此中止。

    这是唯一让他感到心虚的地方,不过还好,没人认为他这样的角度,能精通黑客攻击,当然也不会有人相信,攻击成功,却无功而返。

    “哦,我明白了……你是两头落好啊,拿了冉长欢的钱替他办事,现在出事了,又回头把冉长欢卖给罗董,我说的对吗?”与座那位女人明白仇笛的身份了。

    “对,不过我们已经为此付出代价了。”仇笛放着画面。

    罗成仁助理拍回来的照片,重症监护里包小三的照片,还在躺在床上准备手术的丁二雷的照片,那场景,让在座的齐齐噎了下,有人惊讶道:“难道?你们也被卖了?这是灭口?谁干的?”

    “都朝军,一位绰号老毒的人干的,现在已经被警察抓走了。”仇笛道,在座的对此不予评论,不过都知道老毒是俞世诚的人,这么干肯定在情理之中,仇笛瞥了眼众人道着:“肯定是被卖了,有人嫌我们知道的太多了,把我们捅给了都朝军,然后我们就遭到了追杀……各位觉得我如果应该为81号的事负责,那冲我来吧。”

    仇笛说得很淡,不带感情色彩,众人惊讶看他时,一如既往地平静,似乎也受到他那种平静的感染,在场的人,倒没人觉得眼前这个人很可恶,那怕他曾经掐电放老鼠把81号捅得一团糟。

    是啊,关键问题不在捣乱的人身上,而在钱上。不管出什么事,俞世诚完全可以把钱转走,81号无非一个操作间而已,那儿可没有一分钱。但现在的情况是,钱一分也没有落下,俞世诚也不见人影,那会发生什么事可想而知,就即便有警察没有查封的,恐怕也找不回来了。

    商人的眼光,都是钱眼,谁都不可恶,但拿了钱的人,绝对可恶。

    众人那种无奈、气愤,却又无计可施的复杂情绪很明显,都翻着白眼,气不自胜地看着仇笛,有人问罗成仁了:“罗董,他是找您寻求保护来了?”

    “对呀,否则我都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可以告诉你们,我是早些日子就有所耳闻,有做空机构盯上了盛华股票,我一直以为啊,我们家大业大,又在京城,还有这么多金主做后台,完全可以高枕无忧,也就是出于防备心理,我多留了个心眼,想把手里的资金全部集中起来,预备着万一到年底有点其他事好有个照应……巧了,头天俞世诚给我把钱划过来,隔天就出事了,啧……其实这真没什么幸运的,保了个芝麻,丢了个西瓜。其实他们针对81号的目的,难道大家还没有看出来?”罗成仁问。

    “应该是截断您手里的现金流,而且他们可能知道,罗董您和我们老板不管商务还是私人关系都不错,一旦这儿出事,那我们面临的就是无休止的麻烦……这样的麻烦,同样会为他们提供便利。”与座那位女人想清楚了,对罗成仁的口吻尊重起来了。

    试想一下,81号出事,俞世诚被捕,内幕交易的细节披露,那所有的人可都要站在舆论的风口浪尖上了,到那个自身难保的时候,还保股票?

    “这招真够毒啊。”有位感慨道,到这种情况下,恐怕是没救了。

    “还有更毒的。”罗成仁道,示意了下仇笛。

    仇笛放了冉长欢在小区花园“高谈阔论”如何搞掉81号的视频,那天是他诱导下,冉长欢无意中说了一堆,现在他是结结实实的策划人了。由不得不信啊,接下来一幅,又是冉长欢出逃,两车在机场高速交接证据的偷拍,连警车牌照都没有掩饰,看到此处,众人已经是有气无力了,这是准备吃人连骨头渣子也啃干净啊。

    消化了片刻,有一位年纪稍长的,出声问仇笛:“还有吗?”

    仇笛想想,点点头,看看罗成仁,罗成仁也点点头,最后一组视频,仇笛点着播放,放出来了。

    弃车,奔向机场候机楼,根据时间轴的显示,正是前一天晚上,当放到他出了航站楼,上接站的电车时,众人的眼睛睁大了,生怕错过了任何细节………

    …………………………………

    …………………………………

    “全在这儿了,到港记录,离港记录,塔台和机长通话记录,航程,加油记录等等。”

    机场的航空日志,摆在了七处人员面前,外层守着门,里层数人,开如细细查阅。

    很快,王卓指头指着一列记录:“这次航班,只有一位乘客?”

    “对,国际旅行社的包机业务,一位,直达深圳,然后飞新加坡。”

    “乘机人身份呢?”

    “稍等……叫JACK,英籍。”

    “发包方是谁?”

    “华鑫国旅。”

    记录,拍照,王卓叮嘱了一翻带人匆匆离开,这个查到的结果对案情的推动作用不大,唯一能证明的是,目标已经远走高飞了。

    换了一个部门,提取到机场的监控,没有意外,这位英籍华人,正在视频里作案的人。

    数小时后,深圳起飞的身份查到了出处,冉长欢,曾因洗钱案被港警羁押,后交巨额保释金出狱。

    此时调查的指向,已经对准的提供航行服务的华鑫国旅。

    ……………………………………

    ……………………………………

    可能没有人比仇笛掌握的证据更细,这件事给他的教训很深,不管什么人,那怕再智计面出,也控制不了每件事可能出现的变数和意外。

    他没有想到,包小三和丁二雷失陷,这个意外已经无法弥补。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