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笔趣看 www.biqukan.la,最快更新商海谍影最新章节!

; 不过他隐藏的变数,他相信不会有人能预测到,就像冉长欢不可能想到,在他身后一直有跟着的尾巴一样,那一位,同样也是商谍行业的人物啊。

    可以想像他们是怎么做的,焦虑等着账户的冉长欢,一定没注意到耿宝磊给他车里塞的定位;马树成这个老油条,肯定能判断到他把住处选在机场左近的用意,也肯定在机场沿路设人了,只要有准确的指挥,那拍下他的行踪简直就易如反掌。

    直拍到冉长欢上机,众人觉得有点失望的时候,罗成仁笑了,画面切换,又有一位下机的女人,应该是在航站楼上长距离捕捉的,看不清面貌,不过马上引起了在座众人的兴趣。

    这种事应该有一个负责的,就找债主,明显也不能重症监护里那号还不了钱赔命的混球,也不可能是他们拿走了巨额资金,他们就拿走也花不了。如果有一个和在场众人同等身份的对手,那似乎就好说了,最起码有讨债的地方了。

    视频很迎合这种期待,近了,更近了。坐在接送电车里的女人,几乎可以分辨出容貌了……再近一点,看得很真切了,画面再一次切换,已经是她下车,从VIP口进入航站楼的场景了。

    “是她?”在座那位女人,认出来了。

    “夏亦冰!?罗董,她怎么会针对你们?”另一位道。

    “去年年底,我以股权低押,向VC投资机构斥借了2。89亿美元,第三方担保就是华鑫国旅,也是孙总孙昌淦极力促成的此事,有了这笔钱,我的新生产线、场地后期建设以及市场扩张才翻了一番,我一直对这个人感激不尽……哎,不过今天才发现,这条老狗,是早算计好了坑我了一把。”罗成仁郁闷地道。

    “股权肯定被借给做空机构了,真想像不到啊,远渡重洋来国内做手脚。”

    “估计不是单纯做空,华鑫肯定在和做空机构分赃。”

    “那目标是什么,清盘还是收购?”

    “不会竭泽而渔,应该是先做空再建仓,那样是两头赚钱。盛华这么大企业,银行和政府肯定不会坐视破产清算,一救市,也正中他们的下怀。”

    “………”

    众人的讨论,已经到投资的层面了,仇笛默默地收拾着电脑,起身时,椅子的响动,让离他最近的一位注意到了,那位男子喊了声:“喂,这位……你叫什么?”

    “我叫什么重要吗?”仇笛不客气地反问。

    “确实不重要。”那人傲色道,同样不客气地问着:“你说冉长欢既然是你的雇主,难道你一直跟踪偷拍他?”

    一个小小的疑问,可能怀疑仇笛的居心,仇笛反问着:“你想知道原因?”

    “当然。”对方道。

    “原因很简单,他没给钱啊,光让我们干活,为了防止他跑了,我们得盯着啊……不过一看他和警察接头,我们那还敢下手。”仇笛道,给了一个无懈可击的理由。

    “那昨晚,都朝军是怎么回事,我好像听说,他的生意被打砸了,是你们干的?”与座另一位问,审视着仇笛。

    “我有那能耐么?”仇笛反问,像是恨不能自己动手一样。

    这时候,罗成仁接住话头了,不屑笑着道:“我干的。”

    众人惊愕,这么大一位老板干这种事?

    “没啥奇怪的,这位小伙子找到我,准确说是求救到我这儿来了,我想了想,就直接干了………都朝军犯案累累不足惧,可俞世诚要是下落不明,那就不好说了,最起码的一点,在座各位的债务,总得有个出处吧?”罗成仁道,他看着众人提醒道:“我不瞒你们说,我对他们的生意很了解,培训中心那块地,在俞世诚手里,还有安保器材公司这个场地,大虽不大,可也三亩多……老话说,跑了和尚跑不了庙啊,将来拆庙是肯定的,总得先把看门狗收拾了吧?”

    罗成仁说着,那些人的眼睛越来越亮,两块地,再怎么说也聊胜于无啊,至于怎么拿到,那好像并不缺办法。

    偏偏这个办法罗成仁也在提醒着:“这个事得加快了啊,土地使用证注册不在他名下,公司注册在都朝军名下,这里头繁琐事还很多,对了,还有几处房产,我知道的有四处,这个我给你们提供详细地址啊,怎么****就不管了……接下来,我有事给大伙说一下,嗯,不管怎么说吧,中心议题当然还是不让大家亏了这些钱……”

    罗成仁说着,与会坐直的腰背,恭身聆听,商场的规则就是如此,既然有共同利益和共同敌人,那就是牢不可破的合作关系。

    罗成仁停顿了一下,眼睛投向了仇笛,像是不想让外人听到一样,他一挥手指道着:“你出去吧。”

    不客气地撵走了这位外人,此时,没有人在注意仇笛这么一位微不足道的人物,也正是仇笛期待的结果,他心里的负担一轻,很谦恭的,退出去了。

    又一轮的尔虞我诈密谋开始了,不过已经和仇笛无关了。

    …………………………………

    …………………………………

    他退回三层,这个私人会所的一个向阳房间,进门笔记本一扔,慵懒地躺在沙发,给认识的人打了一圈电话,确认没有什么事后,又给家里打了个电话,姐姐接的,姐姐和姐夫一家也是做屠宰生意的,这个时候应该到收摊时候了。

    家乡的生意永远是那么枯燥和乏味,不过此时的心境却觉得没有比那种生活更美好的了,在电话里,姐姐照例唠叨了一番,爸妈那死脑筋,山上住惯了,不想下山住新房。还有,你啥时候回家啊,妈上回还问我了,说你找对象了没有,你乡里同学,最大的那娃都上学了,嗨,你可好,还是光棍一条。

    这个电话在仇笛不迭的道歉声中结束的,每一个电话都是如此,总觉得自己亏欠了老家很多,不管怎么样也弥补不上。总觉得那里魂牵梦绕,可总也下不了决心就把一生扔在那儿。

    蓝天,碧水,苍翠的青山,还有晒得暧暧的山坡,仇笛躺着,在想着,他像掉到一个奇怪的环境里,心里向往的是宁静的阳光,可感受到的,却是喧嚣和阴暗,在两种截然不同的层面里,他像被割裂了精神和观感似的,无从逃脱。

    笃…笃…笃…

    不知道过了多久,门声轻响,然后把手一扭,罗成仁进来了,忧郁的面孔松驰了几分,他坐到了房间的座位上,侧着头,打量着仇笛,好半天一言未发。

    仇笛摸摸下巴,警惕地道:“哟,我怎么觉得,罗总这又是准备赖账的表情?”

    “少跟我装,你还有事没告诉我。”罗成仁道,很凶的表情。

    “没有了,你可以找其他借口,没必要这样吧?”仇笛道,很委曲的表情。

    这都是面具上的表情,两人之间奇妙的关系,似乎也不像刚才所说,为了逃命,或者避难,才选择了投奔。

    两人相视间,僵持着,等了稍许一会儿,又有敲门声来,是助理,在门口递进来一个厚厚的信封,罗成仁一样一样摊在桌上道着:“你的身份证,以你的名义办的卡,还有以劳务费名义,往卡上存入的钱……同样按你的要求,税后,那,这是给完税证明……”

    仇笛默默地走向桌前,触及可及的财富,他拿起了身份证装好,摩娑着卡,像是不相信一样看着一堆收据,凭据,默默的装起这些,不动声色地道:“其实很划算,500万,你讨便宜了。”

    “我讨便宜,你卖个乖怎么样?”罗成仁笑着道。

    “什么意思?”仇笛问。

    “我知道是华鑫了,据你所说,华鑫依仗的地下力量来自于哈曼商务,如果想让他们忌惮,似乎不那么容易做到……不过,对你好像没有什么难度。”罗成仁道。

    “哦,确实没难度,不过得从你的公司先开始,肯定有人把你的财务数据卖给了商业间谍,这个只要查出来,完全可以通过法律途径起诉哈曼商务,以此为挟,哈曼肯定不得不就范,而且以他们的行事方式,他们在和华鑫打交道的时候,肯定也留存了部分证据,如果这些都得到的话,挟制华鑫问题就不大了,他们肯定不敢接受成为众的矢之的后果……投资和股市我都不懂,不过我想如果你拿住华鑫的要害,他们不敢不倾尽全力吧?”仇笛道。

    “有道理……从谁身上下手呢?”罗成仁求教道,这行他真不擅长。

    “就哈曼商务公司啊,找他们点麻烦,应该很容易办到,在您这样的大公司倾轧之下,要压不出结果来,那你都不用干了……逼他自保,把别人撂出来。”仇笛道。

    “然后呢?”罗成仁问。

    “逗我啊,等把别人撂出来,他不也得玩完了。”仇笛笑着道。指指门问:“我是不是可以走了。”

    “别躲着啊,这部手机已经纳入我公司的中层管理的群号了,通话是免费的,我一定能随时找到你吧?”罗成仁问,言语间竟然有点不舍。

    “我为什么要躲?现在都是别人的事,唯独我没事,而且我会给你提供很多线索的哦。”仇笛懒洋洋走着,开门时,又回头道着:“对了,记清楚了,他叫谢纪锋,搞他的时候通知我一声,我很乐意旁观的。”

    仇笛笑笑,坏坏一笑,掩门而去。罗成仁也笑了笑,意外地,他对这种出卖居然毫无恶感,他掏出了手机,随手在手机的记事薄里用手指划着,存下了这么一个名字:

    谢纪锋!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