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笔趣看 www.biqukan.la,最快更新商海谍影最新章节!

    整个事情的推进异乎寻常地快,快得让外部看上去简直不可思异……

    DTM和瞳明业务的互补性促成了双方的合作,那几种哈曼申请专利的监控设备,取而代之了D90的位置,成为DTM即将主推的新品,已经检测过了,哈曼给DTM的教训足够深刻,以至于技术部黄诚把仇笛当成那个神出鬼没的黑客,一天几个电话骚扰,为的就是求教技术上的问题。

    至于DTM和哈曼的合作,双方经过几轮协商,最终确定了技术入股,DTM以2%的公司股权置换专利及研究参与,并且附加一项更苛刻的条件,是在规定期限内不可套现的股权,其用心不言而喻,是要死死把哈曼绑在自己的战船上。

    当然,也恰恰是仇笛喜闻乐见的,作为对苛刻条件的回应,哈曼提出在销售上的合作,由DTM出资,哈曼出人,归DTM统一管理,在京城成立专业销售机构,自上而下覆盖,以销售阶梯分成利润,多劳多得,少劳少得。这个条件恰恰也正中DTM公司的思路,他们巴不得铺大铺广销售网络,特别是在京城这种地方迅速开拓新品市场,两方又是一拍即合。

    一周后,5月9日,双方正式签订合作协议。

    之后,DTM正式召开业内新闻发布会,邀请了数省市的代理商参与,新品发布在这个特殊的圈子里引起了不大不小的轰动,特别是“数字化”、“智能自适应”、“家庭安防”等销售概念的提出,对于以往只盯正府和开发商大订单的商家,是一个颠覆,很多人抱着拭目以待的态度。

    两周后,5月16日,第一批产品运抵京城,DTM的抽检合格率99%,销售开始进入正轨。

    18日,DTM&哈曼数字安防设备销售公司成立宴会在天都酒店举办。

    下午十七时,罗成仁换上了一身正装,站在穿衣镜前比划了很久,不时地摸摸英年早肥的肚子,白皙下垂的腮帮子,那幽怨的表情让准备参加宴会的夫人纳闷了,好奇问着:“怎么了?老罗?这应该是高兴的事嘛,你好像很失望。”

    肯定是高兴的事啊,哈曼的投资肯定是暴涨了,攀上DTM那条大船,想不涨都难,就现在的光景,甩出来都不止五倍的盈利。

    而罗成仁却是懊丧地说着:“老了啊,真老了……我是靠大投入、大手笔拉动财务数字增长,这个小小的哈曼啊,剑出偏锋,这一单生意的斩获,让我叹为观止啊。”

    “我倒觉得有点亏了啊,他们做的产品,全给DTM了。”夫人道。

    “恰恰相反,他们才是最大的赢家,这玩意在他们手里,值不了多少钱;可到DTM手里就不一样,有完善的销售网络、有专业的研发销售队伍,在这个平台上,很快就能形成规模效应……不是你有产品就不愁销路啊,只有放在合适的人手里才是正确选择。”罗成仁道,他深谙其中的道理,但是想不通,怎么可能让DTM认可这么一家小公司,而且同样是这么一家小公司,怎么又可能撬动瞳明那样的大企业,想想就觉得仇笛愈发神秘,喃喃道着:“这小子……比我当年牛多了,我当年可是靠我爸混的,没办法了就找银行贷款,这家伙,从别人兜里掏钱是把好手啊。”

    “是吗?有这么牛?”夫人好奇问。

    “你以为呢?我现在想增资,嗨,他居然给我甩脸子……这拽得,要在我手里啊,用不了几年,我能和DTM并驾齐驱。”罗成仁豪气干云道。

    “那你当时干什么去了,不多投点控股?”夫人问道。

    这一句又让罗成仁难堪了,他心里暗诽着,特么滴,那家公司还不都我出的冤枉钱?

    这话没说,他摆摆手:“走吧,走吧………没那前后眼啊?我还只当一百万打水漂扔了呢。”

    两人唠叨着,离开了家,带夫人出席这种正式宴会的次数并不多,或许是刻意修好的缘故,到宴请的酒店才发现,廉总廉江涛也是携夫人而来,宴开的时候才看出端倪来了,敢情是两人都有让夫人陪肖凌雁的意思,毕竟女眷一起,相对要好说话的紧。

    哈曼方出席的是马树成,这位老马也算谈吐得体,最忙的却要数仇笛了,天成酒店几乎包圆了,他带着崔宵天那是挨桌敬酒,哈曼加上DTM,再加上瞳明来的数位旧识,一人也没放过他,不敬过三杯五盏,那是肯定不会放人的。

    敬到DTM这桌,尤助理和卫秘书齐齐出来了,卫秘书将是下属销售公司的新任经理,众人一鼓噪,不客气地和仇笛PK上了,她说了,还有半年时间,今年销售任务廉总给的是两千万,完成完不成,这担子都得你挑。

    仇笛客气了,就说了,您别抬举啊,我那成,得靠您呐,我顶多应酬应酬。

    非这么分工?那好,任务归卫经理,应酬归你,我们这桌可都是销售部的,每人不敬半斤可过不了关。

    尤助理刺激仇笛,仇笛一愕,知道这话真不假,搞销售的,一多半业务都得在酒桌上谈,他刚一认怂,有点兴奋的卫秘书就接招了,看来对付这么多人不行,那得了,对付得了我一个就算你过关……来,我多少你多少啊。

    这个仇笛真敢应,却不料他一应就有人坏笑,刚觉得上当了,那卫秘书把两瓶倒了几个茶水杯,和仇笛挥手腕喝快杯,五杯来了个三比二,卫秘书喝酒那都是一饮而尽,赢得满堂喝彩,此时才看清,这娇滴滴的秘书还真不是白当的,面不改色,又连灌仇笛四大杯,喝得仇笛不迭求饶,拍胸脯接任务,那些鼓噪的中层才把他放过。

    等进了罗总、廉总这包间,脚步踉跄、面红耳赤、说话直打舌头的,让众人看得好一阵乐呵,罗成仁知道今天恐怕是真不行了,直叫着把他扶走,省得在这个场合出丑。

    肖凌雁在和几位女眷说着话,被仇笛的酒醉憨相逼得直乐,她和罗成仁说着:“哎呀,你们太热情了……我还想着多敬仇总两杯呢,这才多大会就这样了。”

    “三家都认识他,不喝多都不可能啊……慢点啊,快把仇总搀回去。”廉江涛起身,喜气洋洋问候了仇笛一句,仇笛舌头有点大,口齿不清地道着:“廉…总……您坑我啊?您那秘书……灌了我一瓶。”

    “哟,我忘了告诉你,小卫的主要工作就是陪酒,单位是公斤,以后辅佐你销售,你可要如虎添翼了。”廉总笑着道,直上前搀仇笛,仇笛直摆手,要和廉总来几杯,崔宵天见势不妙,硬把他拉走了。

    “哈哈……小仇是个妙人啊,喝酒都不含糊,先把自己灌多……罗总,您和他……”落坐时,廉江涛随意问了句,罗成仁笑道着:“他是商业间谍出身,我和他有合作,可没交情啊……不信你问肖总,肖总,这家伙是不是以前到你公司刺探过情报?”

    “对,这一箭之仇还没报呢,他倒喝多了……来,我就不和你们喝了,我敬两位嫂子……朋友多了好办事,以后进京,我就到两位嫂子家蹭饭了啊。”肖凌雁侃侃道着,一左一右,和两位老总夫人聊得那叫一个起劲。

    酒到了酣处,话到了兴处,老总们这一桌,在商讨着合作与市场未来;中层那几桌,在敬着高升的卫秘书,盘算着工资和薪酬的涨幅;哈曼原本寒酸的那两桌,几乎成酒场的中心,不时地有人上来递名片、敬酒,把作为副总的吕天姿,敬得满脸都是成就感。

    厅堂里斛筹交错,其乐溶溶,搀着醉态可掬的仇笛出去时,惹来了好一阵笑声,不过等进到电梯之后,搀人的崔宵天放开仇笛,他笑着道:“装得真像啊……呵呵。”

    他知道仇笛的酒量,仇笛一抹脸清醒了,直说着:“这场合太厉害,那秘书是对瓶吹的水平,量再大也得被灌倒。”

    “你确定,这种机会,都不和肖总、罗总,还有廉总联络联络感情?”崔宵天道,只觉得有点可惜,这几位聚一块可真不容易。

    “生意上,有利就有情在,不联络也会有感情的。销售要砸了锅,你就再联络,也要友尽了。”仇笛道,明显不太喜欢这么着铺张浪费的,可又不得不这样做,他关心地问着另一事:“膘呢?这次成败几乎全系他一人,这段时间我来回跑,怎么感觉老膘有点不对劲。”

    “能对劲吗?收编土匪还得个适应过程呢……我可跟你说了啊,有天老膘和二皮商量了,要悄悄走,到个吃喝嫖赌抽都合法的地方,谁也不告诉。”崔宵天道。

    “什么意思?这就散伙了?”仇笛惊讶了。

    “不是那意思,就像耿宝磊喜欢扎女人堆,包小三喜欢耍赖皮,老膘呢,他是上大学被开除,后来就发奋要报复社会的货色,你说你现在把他变成对社会有用的人……违反他的作人原则啊?”崔宵天道。

    仇笛哭笑不得了,不过崔宵天讲的还真是这个理,已经习惯用偷鸡摸狗的方式办事,让他彻底改变行为习惯,那有那么容易,他想了想,还没想明白了,电梯到楼层,耿宝磊已经等在门口了,一见两,拽着仇笛道着:“安排妥了,但是……你确定要这么干?”

    “什么确定不确定,就非这么干……膘呢?”仇笛问。

    “喝闷酒呢,他说他要与孤独作伴,与寂寞为伍。”耿宝磊道,崔宵天噗哧一笑,仇笛问着:“这不是他的原话吧?老膘能这么文艺?”

    “原话是,兄弟都扯球,女人不如狗,没意思,他谁也懒得搭理。”耿宝磊道。

    “对,这才是老膘的说话风格……不过,最让他挂上在嘴上的事,往往也是他心里最挂念的……包小三呢?”仇笛问着,耿宝磊指了个房间,一敲门,包小三探头探脑一看,把人请进来了,房间里,包小三和二皮一指,椅子上、床上,坐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