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笔趣看 www.biqukan.la,最快更新商海谍影最新章节!

    夜色朦胧,深遂的夜空,星河的耀映和地面的灯光灿烂仿佛溶为一体。

    一个静谧美丽的小镇、一个依山傍水的地方、一条欧式建筑的长街、一幢带着花园的小筑,未眠的灯光下,坐着一位在沉思的男人,他斜倚着沙发,手持着手机,在看着联网的新闻,异国他乡,在网路的联结上有诸多的限制,不过还好,能浏览到相对公开的新闻。

    这是离乡背井的人一个共同的习惯,总会寻找一种排谴乡愁的方式,那似乎是血脉里割舍不断的情缘。

    拆迁、群体事件、警察打人、冤案……等等占了好大的篇幅,特么滴,这些洋鬼子也懂得放大本国之外的负面新闻,反倒是很多大好的发展形势可能被忽略,而你如果单纯使用汉语浏览,又会有诸多的乱码和接入限制,就像在时刻地提醒着你……这不是在国内。

    是啊,确实不是在国内!

    那怕你就学会流利的口语,也改变不了面孔;那怕你就身家不菲,在别人的眼中也是个另类。教堂可能不会欢迎你、社区可能无法溶入你、就邻里的来往,可能也会忽视你,那种二等公民的感觉,你生活的越久,就越清晰。

    或许是半路出国,很难适应吧,不过确实离想像中的世外桃源相差甚远。

    他翻了个身,无意点开一个社会新闻的网页时,一则边角的新闻吸引了他的眼球,关键词“哈曼”,点击打开内容,哈曼与DTM公司战略合作,共推多项数字安保设备。他皱了皱眉头,又搜索着类似的内容,很多,网络上的广告不少、几乎是覆盖式的、文字的、视频的、新闻的足有数百条之多,而且排到了搜索榜的前列。

    这个引起了他的兴趣,每每幕后操纵,可以从表像看到本质的,比如网络覆盖,这需要雇佣大量推手炒作、比如新闻,这需要请动网站给你吹捧,比如这些文字的、视频的软广告系列,要排到搜索的前列,更是需要你慷慨的掏腰包。

    眼球就是经济,互联网时代显得尤为明显,这点他懂,但他奇怪的是,又一个“哈曼”的名字,在细细查找确认,这个哈曼就是原来那个哈曼时,一种深深的挫败感袭来,让他颓废而失落。

    “漂亮……干得真漂亮!”

    他喃喃地说着,如是想着,有商谍的基础,再去做商务防范,那简直是轻车熟路,就像贼会抓贼一样,肯定是事半功倍的效果,而且监控又是商谍研究最深的领域,干那事,他估计这行不缺这种人才,综合考虑,把监控、安保、计算机安全防范、通讯防范等等几个关键节点全部织到一起,这样完善的商务安全防范,肯定有人买单。

    精彩……他被触动了,由衷地这样赞叹道,很久以来他在寻找一个归宿,但最终还是流俗地选择了捞一把退休,当他知道哈曼易主时,他觉得有人在步入他的后尘,不过现在他知道了,那个人已经走出了一条全新的路,全然不同,而且可以走到头的路。

    “最终还是我输了啊!”

    他颓废地如是想着,有点怀念在国内悠然的生活,有点想念国内那些很合脾胃的饮食,携着巨资,就像背负了一个沉重的负担一样,让他时刻不得安宁,长长的两年多了,搬了数次家,那怕再安静的环境,也无法给他安全感。

    卡……恰在这时,听到了一声异响,他惊省,坐起,摸出了茶几下的枪,上膛,慢慢从楼梯上往下走。

    咚…咚…在敲门了,一位警察,在喊着有人吗,他把枪插进后腰,上得前来,是位黑人警察,在告诉他,先生,我们接到了邻居的报警,怀疑你们这儿有非法聚会。

    特么滴,这是不把黄皮肤的当人啊,他开了门,用勉强能听懂的英语和老黑交流着,证实自己是一个人独居,却不料那老黑眼神闪烁着,他刚觉不对,那老黑已经拔出枪来,一把把他顶到壁上,带着口臭的威胁:DON'TMOVE!

    遇上劫匪了,他懵了,被人顶着墙,搜身……然后又来了两位,把他铐上,三个人在房间里翻了一会儿,当对方很聪明地拿起他的笔记本电脑,签名的单据,他明白了,对着一位黑人用英语问着:“你们不是警察?需要钱,我可给你们。”

    奇了,那黑鬼却用生硬中文告诉他:“我们是黑警察…钱和人,都要!”

    三位,挟着他出了住处,上了一辆警车,直驶而去,肯定不是警察局。

    数小时后,当地媒体播出了一条新闻,长岛镇一处住宅被袭击,该处居住的华裔男子疑遭绑架,当地警方认为,该案与当地活跃的华人黑帮分子有关,目前,正在努力联系受害者家人云云……

    ……………………………………

    ……………………………………

    在看不到这个小范围新闻的国内,DTM&哈曼挂名的监控器材销售公司,在一个月的时间里,已经由一个数间办公室的小公司,膨胀到三个办事处、六间仓库,像造.反派一样的发展速度最终惊动了高层,廉总抽了空,专程从百公里以外的涿州来探班了。

    他在车上一直翻查着当月的销售月报,整个销售平台,以铺面为辅、接单为主,公司总部的销售触角,可以直接影响到市一级的经销商,DTM的销售主推在华北数省,有几个做得相当好的地市,但就做得再好,新品的推广还是需要时间的,让他很奇怪的是,最难做的京城市场,此番表现的却非常意外,一个月的出货量已经达到了一万两千台(套),销售收入四百余万。

    这个收入不起眼,可要往长远看,其意义就深远了,很多地方的产品宣传刚刚开始,这边已经卖起来了,卖的最多的,居然还是家庭式的安防监控,那种价格虽然不高,可对于已经渐趋饱和的公众监控市场,无疑是一条新路啊,他几次电话征询,放出去的卫秘书像变了一个人,跟他汇报也绕弯子。

    “小尤……这个,这个月报,你清楚吗?”廉总问助理尤军容。

    开车的助理笑笑:“卫秘书放卫星了啊,您给她年内两千万的任务是不是少了。”

    “本来以为多了,现在看来确实少了,这是怎么回事?单售有个千把套就不错了,他们还做了很多小公司的单子,这可是成套出货……咝,按理说,京城这个发达地区是个相对饱和的市场啊,小卫是怎么做的?”廉总想不透了,跟了他几年的秘书,这也是有意提携一下,而且销售得是个信任的人,谁可知道出来就大放异彩了。

    “我也不太清楚,这个月只见过卫秘书一次……好像那个,仇总,仇总手底人挺多,人多好办事嘛。”尤助理道。

    “不可能,他们的人工成本控制的很好啊,甚至招待费这一块报销都不过……嗨,要那个城市发展这么快,我都不用跑订单了,靠政策活,迟早得被政策卡脖子。而且那些官僚,层层回扣,不胜其烦啊。”廉总自嘲道,明显觉得这不单是人数的问题。而本行生意,最赚钱的还是政府订单,一个行业的大订单就是几亿十几亿,再小的公司也能给你扶成巨无霸。

    两人商讨无果,急驱进京,在三环大明桥,刚挂牌成立的销售公司里,下车时,正逢卫秘书指挥工人搬运设备,看到廉总来访,卫启华有点小兴奋地跑上来,不好意思地道着:“廉总……您来怎么也不说一声,看我这个……”

    穿着普通工装,那有特派经理的样子,不过这样子确触动了廉江涛,他笑着道:“就这个样子才漂亮,开豪车坐办公室的经理太普通了,你让我想起了刚创业的时候,我们十几个人不分职位高低,从搬运工到安装工,可都干过。”

    赞誉这么高,卫秘书暗暗心喜,不好意思地笑笑,廉总拿着手机上的报表扬了扬问着:“告诉我,这里面有多大水份?”

    “哦,基本是已经回款的。”卫秘书道。

    廉江涛惊了下,好奇问着:“那意思是,这个月做的单子,还有很多?”

    “嗯,差不多还有这么多吧,一部分刚装完,一部分还在工期里。”卫秘书道。

    这下廉总出离惊讶了,叫着自己的秘书,来来来,我得好好向你请教请教,你可能给我找到一条新路子,这是怎么做的?看来得在全市场推广一下了……进来啊。

    进了总经理办,就个普通隔间,装修刚完,很寒酸的地方,兴致勃勃的廉总刚坐下,却发现卫启华躲躲闪闪,像是回避这个问题。

    “哟?这还需要藏私?”廉总纳闷了。

    “这个……廉总……要不……”卫秘书在闪烁其辞,像被问到了隐私,廉总有点生气了,他严肃道着:“你刚到销售上,这个可不能和财务报表一样,你想尽快证明一下自己,这种心情我是理解,不过要在数字上做手脚就不好了……我干这个十几年了,能卖多少我能不清楚。”

    “不是,廉总,数字绝对没问题……只是。”卫秘书在犹豫。

    “到底是什么?你什么意思,连我都无权知道?”廉总怒了,只当是秘书在下面捣鬼了。这种鬼一到回款和核实时候,就要露馅了。

    卫秘书不说话了,翻开台账,铺到桌上,对廉总道着:“工期已经排到下个月,我们正在抓紧时间招人,不是卖不卖得了的问题,我们现在担心,瞳明供不上货……数字不需要做假,如果要做假,顶多是压缩一下,免不太过惊世骇俗。”

    廉总粗粗一扫,接着就目瞪口呆了,他看着卫秘书,别人秘书当花瓶,自己这个秘书一直可是当酒瓶养,可没想到有一天,她还能给自己带来这种惊讶。

    “好……太好了,那我更得知道知道,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了。”廉总兴奋了。

    “别说是我说的啊……”

    卫秘书悄悄关上门,做贼一样,和廉总小声嘀咕上了………

    ………………………………………

    ………………………………………

    这个时候,包小三正在和张庄小区的物业谈判,反正就是熟人,这小区的围墙加固工程刚做不久,三儿每天跑来跑去和物业打交道,这不就认识了,这不又有新生意了,唆着物业换监控探头呢。

    物业经理不买账,连着两回都不买账,还是那句话:“没钱,多大支出呢?”

 &nbs...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