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笔趣看 www.biqukan.la,最快更新商海谍影最新章节!

    “对表,现在九时零八分。”

    “检查武器,注意一下啊,本次行动经市局授权,由戴处长指挥,再强调一遍,对方可能是训练有素的特工人员,千万别让他们近身,两两一组,互为掩护。”

    一辆疾驰的闷罐车里,借着车内灯光,领队强调着,他看看队员有几分小觑戴兰君的意思,提醒道着:“下面戴处长安排几句,打起精神来啊,戴处可是和境外间谍实战过的,不比你们平时只有机会抓几个坑蒙拐骗的。”

    这句让正嚓嚓检查武器的众队员重视了几分,各人看着一脸肃穆,英姿飒爽,怎么看也不像这行里混的,免不了心里在犯嘀咕了。

    “你们可以轻视面前的我,不过千万不要轻视你们即将面对的对手。”

    戴兰君打开一部平板,在众队员眼前放着,简要介绍着七处摸到的线索,周维民被杀案,这种俗称“端颈”的手法;邹文斌被杀,五点五二毫米的子弹;再联系邹文斌被杀之前,其女被绑架,再联系到两年前绿城玫瑰81号地下钱庄案,疑似涉案却没有受到任何处罚的几位商人齐齐遭到勒索,其目标,只能指向一位已经在红色通缉令上榜上有名的人:俞世诚。

    这是一例由主谋在境外操纵的案件,最终找到线索的地方在通讯方式上,被勒索的几位商人提供的境外号码,比对邹文斌手机接到的电话,这个手机号码一直在活动,七处的技术员分析了几个移动通信蜂窝信号基站,追到了几部扔掉的当地手机号码,不过其中有一部,今晨刚刚联系过……于是这个直指目标的破绽点,被市刑侦局下属的重案大队直咬上来了。

    “快到了……这是后柳林小区的建筑结构,新建小区,入住率不到30%,五环外,方便随时出行作案和逃逸,信号的出现地,在本区19幢三单元,地方民警刚刚查到的模排信息是,两天前刚有一位租房户交了押金入住,监控尚未提取,不过依据物业的登记看,应该就在该单元十五层1501……突击方式,狙击手占位,在相领楼顶,注意你的境面反光,顺光和逆光位置,两头夹击……液压破门器,必须保证在五秒内,拉开,门是朝外开的……上一层住户正在联系,另一组突击队员,由窗口直下……站位应该这样,立体阵形2342……”

    戴兰君比划着手势,攻方方向,使用的器械及武器,这样细致的安排,明显比刑警的作业要高出一个层次,这时候都开始重视了,最起码大家清楚,通过境外手机号关联查找定位,再从浩如烟海的信号基站里找寻信息,普通刑警就不具体这样的技术能力。

    战前动员直做到快到目的地,伪装成普通保安车辆的运警车直接开到了物业楼下,已经熟悉位置各人趿趿踏踏直奔指定地点,很快,行动摄像回传了房间里的信息,卧室窗户拉着,客厅能看到的位置不多,不过从茶几的摆放上,能看到杯盏狼籍的一溜酒瓶子,还一件黑乎乎的残影,像是一支枪,在确认信号依旧在工作时,戴兰君下达的攻击命令。

    狙击手的神经绷紧着,死死盯着不大视线范围里的空间。

    上一层的吊绳拉开了,悄悄把身体送出窗外的队员准备猛扑而下,撞进房间。

    楼层内,液压破门的钢索抽紧,一个手势挥下。

    门在受力变形,咣声……拉开。

    持枪的队员直冲进房间,楼上的队员精确计算了撞入位置,哗声从楼上悬空而下,整个人撞进了卧室……

    狙击手的瞄准镜里,直盯着可能出现的位置,枪机已经压下了一半……

    ……………………………………

    ……………………………………

    同一时间,在市区的天桥上,当看到一对情侣说说笑笑经过时,正百无聊赖的仇笛突然想起了戴兰君,突然想起来,两人似乎从来没有过这么相依相偎,过上那怕一天普通人的生活。

    她很忙,总是奔波在家和工作的路上,即便有点闲暇,也要分出很大一部分留给家庭。这一点似乎比仇笛做得还好,仇笛又是快一年没着家了,顶多是在电话里问候一句,就像所有漂在外面的人一样,时间越久,感情越显得凉薄。

    那她是为什么呢?

    仇笛对于戴兰君慢慢变得冷漠如斯有点不解,虽然他想过两人可能是个无果而终的结局,可却没有想过会如此地云淡风轻,对了,肯定也有自己的原因,忙着算计、忙着赚钱、忙着营造一个看起来似乎很好的未来,自己从来没有关心过她的生活、工作,有的只是像一夜情一样的相处,彼此从对方身上寻找一份孤寂的抚慰。

    他突然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也在慢慢变得凉薄,那怕是一段最长感情的结束,也没有让他撕心裂肺的感觉,顶多是隐隐作痛,尔后会习惯性地选择撇过一边,就像城市生活里所有的不如意一样撇过一边,因为,在高速运转的城市里,已经没有给个体留下更多的时间和空间去缅怀过去。

    这份不解和愤懑,这份说不清、理还乱的思绪,全化成一句粗口,让他狠狠呸了一口,对着天桥下川流不息的车龙。

    嘀…嘀…手机在呼叫,他摁下了蓝牙耳机,里面响起了崔宵天声音:“仇笛,你走神了。”

    “我日……真是偷窥出身的啊,我走神你都看得见?”仇笛笑着道,在他的视线之内,小区的门口不远泊着一辆车里,还守着几位。

    “你不会是害怕了吧?”崔宵天问。

    “怕什么?”仇笛道。

    “把人家特卫商务安保也给捅了,很快就会有人想明白,这是驱虎吞狼。”崔宵天笑着道,很简单,仇笛的手机就扔在那辆光腚保安开的车上,被国安给抓了,回头不可能不找特卫安保的麻烦,而这个时候,特卫安保老总又被仇笛撩得火冒三丈,一个颐指气使、一个无法无天,碰到一块是什么结果可想而知了。

    仇笛笑了笑道着:“虎狼个屁,顶多是狗咬狗,还没准是谁家养的狗。你信不,律曼莎都是国安的外围人员。”

    “仇笛,不是我说丧气话,我怎么觉得你是作死的节奏?”崔宵天问。

    “扯蛋,你以前干的事,还不都是作死?”仇笛道。

    “那不一样,我那是生活所迫。”崔宵天笑道。

    “那就相信我,这也是生活所迫……你一辈子要是连一件让自己觉得自豪的事都没干过,那你的生活该多黯淡?”仇笛笑道。

    “我还是黯淡点,精彩留给你……小心点啊,我们毕竟非专业。”崔宵天道。

    “错了,在这里咱们有天时、地利、人和,再专业的也只能通过不断使用炮灰来达到目的,我们对付那些炮灰,绰绰有余。”仇笛道。

    “那正主怎么办?”崔宵天问。

    “逼急了,狐狸尾巴就自己露出来了。”仇笛道。

    “那你可千万别成了猎物。”崔宵天道。

    “呵呵……猎物来了,这个城市是咱们的丛林。”仇笛笑着道,结束了谈话。

    他的视线里,出现了一辆标识为“润阳物业”的面包车,高档小区,连垃圾清运都会是这种封闭很严,很干净的车辆,不过仇笛知道,这辆车肯定不是来清理垃圾的,时间根本不对,至于怎么进入,仇笛估计在市井里,有很多不为人知的方式。

    瞧瞧,只在门房停了一下下,就进去了,仇笛看到一位保安和驾驶员说了句什么,直接就进入了。

    他拿着步话指挥着:“膘啊,注意一下,可能是目标来了。一辆封闭式的面包车,标着润阳物业。”

    “收到。”

    老膘穿着大裤衩,正坐在这个偌大的小区的凉亭里,像纳凉的住户,稍顷,他看到这辆车直驶律曼莎那辆红色的宝马时,摁着步话传着音:“没错,就是他们。”

    另一端,崔宵天在动了,调着频,传着话,然后整个小区的保安都听到了这样一句:

    “快来,都快来,杀人啦……8号楼前,红色宝马,杀人抢劫……****,来了好几个……”

    连喊两遍,他挂了步话,直接关机。

    外表没有动静,可是窝里炸了,物业上驻守的、地下停车场看场的、门外看门的、小区巡逻的,糊里糊涂都往8号楼跑,这还了得,要真出这么个事,物业得把保安全特么炒喽。

    来车已经靠近红色宝马,距离几米泊下,车里下来三位男子,快步奔向红色宝马车,领头的道着:“手脚麻利点,...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