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笔趣看 www.biqukan.la,最快更新商海谍影最新章节!

    凌晨,六时四十分,薄霾冥冥的天空下,城市方苏,伫立在望京路大街的一辆黑色特警车辆剽悍地泊在路牙上,董淳洁坐在车里,焦虑地不时看着表。

    一分一秒,每过一分一秒,街市上行人都在增加,他计算着时间,差十分钟七时整的时候,一挥手,车启动、轰鸣,直驶向街路深处,他随手敲敲车窗,对后面喊着:“醒醒啊,别睡着了。”

    后面轰笑一堂,老董其实没带过兵,也就在部队大院学个样而已,可学的大多数都是那些军人严格纪律的另一面,粗莽加不羁!

    车驶向一幢鲜明的门楼,岗哨林立,国安对外事务协调局的牌子,在组织里是第九局,早些的九处,进门时,老董亮着证件,通行无阻,大院泊好车,罐车后厢洞开,下来了两列全副武装的人员,除了王卓和管千娇是手提电脑,其他的都是紧扎武装带,枪套口露着黑黝黝的枪柄。

    很少穿正装,老董的正装和体形已经有点不搭配了,他腆着肚子站在队伍前,没人敢笑,谁也知道,今天可能会是改变很多人命运的时刻。

    国安不着装、着装有死伤!

    每每这种全副武装的时候,都意味着要出事了,而反谍部门,要出事就是大事。这个大多数人不了解的层面远比普通警察残酷,不是你死,便是我亡。

    “动员的话我就不讲了,枪上膛,出发。”

    董淳洁短促地命令道,嚓嚓的拉枪栓声音,趿踏的脚步声音,一行十一人,直进九处大楼,此时尚未上班,仅余的值班人员被控制,直带着上顶层,那里是九处的信息控制中心,是整个反谍部门的中枢所在,24小时不停作业,门前岗哨,把董淳洁拦住了。

    老董亮着一纸命令加自己的证件,两名警卫敬礼,打开了门,老董头也不回地道着:“换岗!”

    两位警卫进了随从队伍,直奔控制中心大厅,这里工作的尚有十二位,门嘭声被开时,都诧异地看着突来的队伍。

    “谁是这里的主管,出来。”老董站在厅中央喊着。

    揉着睡眼的一位慌乱地出来了,紧张地站在董淳洁这支队伍面前,敬礼。

    “反谍工作章程第九条第二款,背诵。”老董命令着。

    这是刻在骨子里的东西,这位四十出头的主管工龄不短了,挺身背着:“……在遭遇可能危害国家安全的紧急情况下,司局级及以上反谍部门领导,报请上一级主管部门批准,可实行临时的处置权,一切被嫌疑人员,应当无条件服从组织审查。”

    蹭,命令亮出来了,董淳洁道着:“部里批复的临时接管通知,能指挥你吗?”

    “可以。”主管挺身道:“请指示。”

    “所有人,起立,上交通讯工具,交出控制密码……走出扫描门,门外列队。”

    老董命令着。

    这是跨一级来的接管,能做的除了服从,还是服从,十余位男女,迅速地掏出通讯工具、写下控制密码,排队走了扫描门,在同行的虎视眈眈下,紧张兮兮地在门排了一队。

    “接管这里。”董淳洁头也不回地道。

    王卓和管千娇扑向了中控电脑,这种国产的大型银河计算机,对外界一直是个谜,两人见猎心喜,已经开始劈里叭拉过手瘾了。

    “任何人,不得进出这里……你们,跟我走。”

    留下了两个守卫,带着一行文职人员,直下楼,穿过院子,在二进的后院,打开了一间隔离房间的门,和衣而睡的戴兰君被惊醒了,她坐了起来,老董招着手让她出来,然后把这十几位文职全部关进去了,关门时,他方才客气地道了句:“隔离是保护你们,理解一下啊。”

    嘭,门关上了,戴兰君懵头懵脑地问了句:“发生什么事了,董局?”

    “什么也别问,什么也别说,跟我走。”

    董淳洁说着,带人匆匆离开,从门房到值班到岗哨下了禁口令,尔后这一行,全部缩进了顶层的控制中心,整个院子恢复了安静,像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一样。

    半个小时后,接送的大巴泊在门口,上班的人陆续进楼,到办公室,准备开始着一天的工作。

    四层某间,张龙城打开了房间门,坐到了办公椅上,似乎不太舒服,他起身,到楼道的卫生间洗了把脸,回来,电脑已经打开,他像往常一样查着工作日志,不时地打着哈欠,似乎一夜没有睡好。

    他负责的各外勤队伍的工作节点指挥及梳理,一般情况下,都是按部就班地汇报一句,一切正常。

    这已经成了一个惯性的字眼,他几乎是拉着下去的。

    咦……他停了下,正一处临时调配的地方发现了疑点,显示昨晚凌晨一时,有命令直接调走了七处的编号为***等六名队伍,赴广东接手一件任务,航班是通过局里预定的,是在起飞前不到两小时才订好。

    好像是风马牛不相干的事,不过职业的敏感让他觉得有问题了,他输着这班航班的详细记录,在看到显示经停地时,他一下子直拍额头,就被人击中要害一样,痛不欲生的表情。

    经停地:津港市。

    蓦地,他抽出了身上的笔式手机,摁着键,却听到了仅限紧张呼叫的声音,接着掏出来了工作手机,一看信号缺失,他一下子如雷击,目瞪口呆了。

    暴露了!第一个涌上心头的念头,让他身体僵硬,思维停止!

    门开了,董淳洁带着人进来了,老董平静地问着:“龙城啊,是不是手机打不通了?这么着急得,要通知谁啊?私自带未登记号码进入工作区域,这一条就能审查你啊。”

    四位内卫上前,缴了手机、武器,让张龙城举手靠墙而立,办公室的搜查开始了。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啊,你一定很奇怪,怎么就糊里糊涂栽了吧?看屏幕,给你介绍位老相识。”董淳洁道,站定的张龙城看着屏幕上,闪过的几帧审讯画面,截取的带走人的画面,一下子不忍注目了。

    “让律曼莎假借戴兰君的名义雇特卫安保,干得不错啊;律曼莎被分局询问,你又给一群安保贴上国安的臂章,把人给接走……还冒充戴兰君的签名,做了一个对外信息研究的空壳单位……我有点明白了,你是觉得她和俞世诚有旧,有什么事也是她嫌疑最大对吧?”董淳洁问。

    “有证据吗?”张龙城突然反咬一口。

    老董摇摇头道:“没有。”

    “没有证据,你觉得我会承认吗?”张龙城不客气地道。

    董淳洁愣了片刻,诡异地看着他,神神秘秘说着:“你觉得你没疏漏?”

    “我……”张龙城迅速回忆着,董淳洁的眼光盯向了那部笔夹式的微型手机,他蓦地省悟了,惊恐地道着:“仇笛……仇笛是饵?”

    想通了,唯一的疏漏,只能根据浩田矢二的手机追踪到他身上,那能说明的只有一件事,仇笛所做的一切,都是假的。那封签发的通缉令,不过他身份的一个恰当掩护而已。

    “小子,服不服?香饵之下,必有死鱼,你没想到,你会成为第一条死鱼吧?”董淳洁奸诈地笑了。

    “你在诈我?”张龙城脸上肌肉抽搐,不相信地道,那样送死任务,恐怕就国安内部都不好找人选,而且这种任务,会牵动的各个环节太多,根本不可能无声无息进行下去,最起码这一次不可能,时间已经指向七时四十五分。

    “交易时间,八时整,交易地点,津港市环海公路,17公里高架桥中段……那个小鬼子昨晚就能收拾了他,不过就他一个人,还不够肥啊……其实很早就注意到你了,信不信?”老董笑着问。

    张龙城脸阴的可怕,头慢慢地低下了,他恶毒地说了声:“呵呵,不信。”

    “傻孩子啊,我早拿到这块表了,放田上介平就是钓鱼,等着他们卷土重来……其实很容易判断,这种成功概率几乎没有任务,谁在使劲查,谁就是内奸啊……呵呵,你可真卖力啊。不是你抓包小三推动情节发展,我还真不好安排。”老董呵呵笑着,内卫亮出手铐时,张龙城再也支撑不下去了,腿一软,差点瘫倒,被两人架着出去了。

    时间快到了,刚出门,老董和匆匆下楼来的戴兰君撞面了,戴兰君状似失心疯了,一把揪着老董,咬牙切齿地道着:“你……你又让他去送死?”

    “这怎么赖我?不是你和他分手了,他心灰意懒,自告奋勇去的。”老董道,很没风度地耍起无赖来了。

    “你!?”戴兰君气着了,她眼睛一酸,差点掉下泪了,老董掰下她的手,安慰道:“开玩笑,和这事无关……你要是跳不出俞世诚的阴影,摆不脱家庭的牵绊,那就早点分手,你这样,伤的是两个人啊。”

    老董转身而走,戴兰君怔了下,抹抹眼睛,跟着老董匆匆上楼,她急促地问着:“对方是什么人?危险系数有多大?安排是什么?”

    “一拔是浩田矢二,到津港就消失了,我们怕惊走,不敢跟进;另一拔俞世诚远程操纵的人,你猜得很对,俞世诚的图谋根本不是钱,而是这份情报。”董淳洁道。

    “他为境外情报机关效力了?”戴兰君又怔了下,旋即明白了,像他这种有使馆工作经验的,要是不被利用才是浪费呢。

    “反正已经突破底线了,还要什么下限……不要带着情绪。”董淳洁说着,和戴兰君进了信息中心,屏幕已经切换到了津港的现场,是根据信号源的定点,卫星追踪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