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笔趣看 www.biqukan.la,最快更新商海谍影最新章节!

    “可能你们已经知道了,没错,我们在找的,就是个间谍,或许,还不止一个。刚刚县公安局从监控采集到的面部特征,这个人,可能仅仅是个司机或者向导,我们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

    戴兰君轻声道,他接过了仇笛递过来的证件,颇有深意的看了仇笛一眼,那一眼,有期待、有好奇,甚至,还有那么点不合时宜的挽惜,因为她看出来了,仇笛似乎根本没有兴趣。

    和董淳洁交换了一下眼色,戴兰君继续道着:

    “我从一个案例开始吧,可能你们不太关注过这类事件,五年前,一位美籍华人在首都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被判处八年有期徒刑,捕前此人系美国HIS能源东北亚区经理,他犯的事是把我国三万多口油井的地理坐标、岩层结构等数据打包出售给了境外一家咨询公司,非法获利达到20多万美元……”

    案件,间谍案件,听得几位新人呆如木鸡了,毕竟离他们混吃等死的生活太远了,包小三只是景仰地小声道了句:“哇,这么值钱?”

    耿宝磊没说话,可能是摄于面前几位的身份,那样的案子背后有多惊心动魄,可想而知。

    半晌无语,明显没有达到同仇敌忾的效果,戴兰君好奇地问着:“你们……听这种事没有感觉?”

    “哦,愤慨,非常愤慨。”耿宝磊道,明显有点做作。

    “对,这是起码的,设想一下,如果是在战时,准确的地理座位输入导弹巡航数据会是什么结果,那将是一场灾难,可能在瞬息之间,让一个国家的经济血脉崩溃……这不是危言耸听,远的来讲,日军侵华战争之前,就派遣了大量的间谍进入我国,为了他们发动战争做准备;近的来讲,两伊和阿富汗战争,美国间谍的测绘数据几乎精确到了无名小道,可以用电脑绘制出完整的虚拟战场推演图……我们国家就不用说了,一直就是西方的首要目标,地质数据因为非法测绘流失的情况还是很多,以前是单独潜入,现在已经发展打着经济合作、学术交流的旗号对我国进行非法测绘,这些,都是国家安全的重大隐患……”

    戴兰君说着,尽量直白,尽量加重语气,不过让他失望的是,这三位货像心里既没有家,又没有国的那种,根本没有反应,只是纳闷,除了纳闷,还是纳闷。

    “我知道你们为什么奇怪,为什么要找上你们,而不动用军警力量。我这样讲吧……目前在我国,华北、东北、西北,除了军港、基地、油田,还有大量的工业地、水库、基建,都成为境外间谍搜集的目标,对于一个部门而言,就能力再突出,也无法预知,那个时间,那个地方,出现什么样身份的间谍……连续几年我们已经试过了,第一年我们组织的是部门联动,从总部直到市一级的安全部门,全力防范,收效甚微……第二年,我们有针对性对一些重要设施采取防范,收效也不明显,大多数搞非法测绘的间谍,他们像幽灵一样出没,可能是一个普通的旅游者、可能是一个普通的访华学者,甚至可能就是我们身边被收买的人,天网恢恢,疏漏难免啊……今年总部的指导思想是深挖细查,露头就打,我们经过对落网间谍背景分析,有很大一部分输送的渠道就是各类伪装成商务机构的单位,接触的人也就是你们熟悉的:商业间谍。”

    “由此,我们想到了以谍制谍的方式,这些人的共同特点就是为利所驱,你们更了解他们的行事方式,从京城到这儿,你们也证明了自己的方式,确实比我们强。”

    戴兰君说着,对于三位肯定是不吝赞扬了,她没说的是,大部分间谍案都是无意的露出头的,或是群众举报、或是间谍犯迷糊闯进禁区被大头兵无意捕获,结果扯出了国际事件,相比之下,主动地、有目标地、有预见性地去追捕特定的非法测绘间谍,对于他们也是初次尝试。

    还是没反应,董淳洁叉手看着,有点坐不住了,实在为面前的几位堪忧,虽然知道三人就是只关心兜里钞票的主吧,可好歹总该有点反应吧。也就怪了,三个人除了眨巴眼瞧着,就是不吭声。

    “三儿,有想法么?”董淳洁出声问着。

    “啊?我?”包小三道,一指自己,迷迷糊糊说:“我没太听懂啊,不过你要抓间谍,那好像不难。”

    “不难?”戴兰君愕然问。

    “啊,我们在屯兵揪住过一对,间谍也是人呗,俩胳膊俩腿的,没你说的那么玄乎。”包小三道。

    戴兰君刚要说不一样,董淳洁却是抚掌大乐着:“瞧瞧,我说找对人了吧,看这样啊,三儿,非你莫属了。”

    “没事,包我身上。”包小三啪唧一拍胸脯,应承下了。

    一包揽,靠墙的那位呲声笑了,包小三一瞥眼,耿宝磊和仇笛都低着头不吭声了,他省得有点不对劲了,弱弱地问着戴兰君道着:“是不是很难啊?”

    “如果不去尝试,光凭想想,什么事也难。”戴兰君含糊地回答了一句,她转着话题道着:“比如我们在开始的时候,这十天几乎都没见希望,都快放弃,结果,一不小心,你就中奖了……运气的成份很重要,但运气,肯定也只属于有准备头脑和敢于去尝试的人……你说是吗?三儿。”

    “那是。”包小三乐滋滋地道。

    “好了,废话我也不多说了,之前一直瞒着大家,是因为我们身份实在特殊,请大家原谅……我希望,接下来,我们还和初识一样,还和路上一样,这位是宁知秋,他将和我们一起走。”戴兰君说着,随意地介绍了一下新人,看了眼那两位,然后小心翼翼地把她和董淳洁的证件收起来。

    对了,那是一个印着国徽的封面,沉甸甸的,两人显得那么郑重,那么严肃。

    到此时两人的身份明了,都来自于安全局,而且还是国字头的。

    这是一个民间已经赋予无数神秘色彩的出身,让三位初谙此事的,显得战战兢兢,汗不敢出。

    最震惊的莫过于包小三了,他看着老董,眼睛里闪过一丝狂热,心里忍不住在羡慕这种一呼百应,出入随意的身份。耿宝磊好像没有消化掉这个震惊,他审视着董淳洁和戴兰君,偶而回头看一眼那位令人生畏的老鳅,不知道该何去何从。只有仇笛静静地坐着,像石化一样,呆呆地看着老董,不知所想。

    答应的不痛快啊,肯定还有点小心结,戴兰君看了董主任一眼,该这位上场了,他咳了两声清嗓,还是拣最软的柿子捏了,直问着包小三道:“三儿,你有过案底,不重,都是治安管理处罚,不过有这么个污点跟着你,总不是什么好事,如果你想销掉,很容易做到……”

    他淡淡地道着,那说话的口吻,带着一种上位者的威严,不容怀疑。

    “那谢谢董哥,其实也没啥,反正我也是瞎混的,没个正当职业。”包小三道。

    “错,人总要有点理想和抱负的,回京后来找我,哥给你安排个像样的差事。”董淳洁道,包小三乐滋滋地应声了,这狗腿当得越来越有滋味了。

    目光移向了耿宝磊,耿宝磊尴尬地笑笑道:“我没案底,您别看我。”

    “可你有秘密。”董淳洁笑道。

    耿宝磊一呃,给噎住了,眼睛里闪着狐疑,似乎根本不信。

    “我喜欢吹牛,但有些事不需要吹牛,虽然哈曼商务也查不到你的出身,可这难不倒我们的调查……看你这样,我还真不敢相信,在澳门居然玩得不错,轰动一时啊。”董淳洁蜻蜓点水一般,旁敲侧击了一句,耿宝磊已经是面色大变,赶紧地拱手喊停:“董哥,过去的丑事别提了。”

    “错,一个人嚣张到什么程度,都不够看;够看的,是他摔倒了还能站起来。而且是靠自己的力量站起来,这一点,让我很钦佩。”董淳洁道,一种鼓励的眼神看着耿宝磊。

    耿宝磊笑了笑,声如蚊蚋地道了句:“谢谢,您不用顾忌我,反正都走到这儿了,总不能再回去吧?”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