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笔趣看 www.biqukan.la,最快更新商海谍影最新章节!

    行走的里程在一天一天增加,两辆车漫卷着黄色的尘沙,继续着一条孤独,而且不知道终点何在的路。

    23日,进入迭部县境内,越来越陌生的口音,根本别指望听懂,在当地想找一个翻译也难,纵是老董带着详细的电子地图,仍然有点摸不着北,同是初到的人,见识了又怪又拗口的一堆地名,格吉、录竹、木耳、鹿日沟、尕扎、瑙日塔……还好,那三个业余水平的,好歹记住了叫木耳和日鹿的地方。

    长途跋涉,两天走了四百公里,有一半是土路,根据董主任这个半吊子水平的安排,先后查勘了四个可能成为非法测绘目标的地方,均无所获,一次接一次的失望,渐渐地显现在表情上。不过和他们成鲜明对比的是,仇笛的情绪反倒越来越好了。

    对,越来越好,在他看来,这是一次不管乘车还是坐飞机都无法领略的奇妙之旅,数百公里沿线,壁立千仞的山,走近才会发现,那纯粹是风蚀的黄土堆积,很多不被发掘的环境,还保持着它的原生态,奔涌的河流白得像一条玉带、苍翠的山绵延成了一条渐行渐高的原野、不管什么时候你抬眼,看到的都是白云皎洁、碧空如洗。

    不止一次,下车的仇笛扩胸、深呼吸,对着大山大吼一声,精神振奋。

    也不止一次,累得晕三倒四的包小三向他竖个中指评价一句:傻逼!

    其他人保持着谨慎和肃穆的态度,亦步亦趋地前进着,当日下午,两车行驶接近县界,是最后一个要去的地方:巴宰库。

    是处水库,据董淳洁和戴兰君解释,非法测绘除了首选的军事目标,排在第二位的就是类似这种有战略意义的工业基地、电厂、水库、道路、桥梁,而此行的目的就是在这些人迹罕至的地方,找到那些像幽灵一样出没的间谍们来过的轨迹。

    离库区三公里弃车步行,这是一个五十年代就建成的水库,是下游灌溉和饮用的主要水源地,一行人在荆棘丛生的路上前行,像这样的荒凉的地方,别说间谍,耿宝磊真怀疑有没有野兽肯来都得两说。

    “快到了……加把劲。”老鳅轻松地走着,不时地回头看气喘吁吁的董主任,笑笑,接着在前面带路。

    体力的差异现在看得可就明显了,老鳅像闲庭信步一样的路,走得董主任气喘不已,满身虚汗,跟着他的戴兰君也是一脸潮红,微微见汗。耿宝磊和包小三倒还挺得住,至于仇笛嘛,意外地是他比老鳅还轻松,一会儿摘几个果子,一会编个帽子,哼哼着小曲唱着,那叫一个惬意。

    “哦哟……你瞧人家,跟玩一样!?”戴兰君回头看时,仇笛居然钻进了草丛里,撅着屁股不知道在干什么,真忍不住让他感慨了。

    “他家就山上的,比这儿险恶多了。”耿宝磊道。

    “那就一牲口,跟咱们不能比。”包小三道。

    四人喘着走着,耿宝磊看看前面领路的老鳅,好奇地问着:“戴姐,老鳅…是什么人啊。”

    “怎么了?”戴兰君随口问。

    “看着老吓人了。”耿宝磊道。

    “对,那眼睛……尼马看着人心里就犯怵。”包小三道。

    “呵呵……自己人,怕什么?他左边脸受过伤,颧骨整个换了一块填充物,没看他笑的时候一边脸不会动吗?一边不会动,拉得眼皮也不会动,面部神经整个有点问题了,所以怎么看,都像凶巴巴的,其实是个好人。”董淳洁笑着解释着。

    包小三小声问着:“也是你们……同行?”

    “嗯,当然了,是个很优秀的侦察员。”董淳洁道。

    “那开什么饭店?”耿宝磊道。

    “笨啊,退役了啊……车祸受伤,躺了大半年,后来就退役回老家了,哎,说起来真是有点亏待这些为国献身的人啊,就那么点怃恤,一家子不管怎么生活都紧巴巴。”董淳洁慨叹道,不由地想起了仇笛的事。

    那两位,可是还沉浸在对这一对国安来人的神秘向往中,耿宝磊小声问着戴兰君道着:“戴姐…你们是不是经常抓间谍?”

    戴兰君一愕,笑了,随手揽着耿宝磊道着:“没那么玄乎,国安前身也是公安,九十年代才单列建制,严格地讲,我们和大部分朝九晚五的上班族差不多,只有在需要的时候才调动专业队伍……我们和信息打交道的时候更多。”

    “这么简单?”包小三有点意外了。

    “听着简单,其实不简单,反颠覆、反邪教、反间谍,那一件事都不简单,国外那些势力啊,就不兴看着咱们好过几天,他总要想办法给你制造点麻烦。”董淳洁气喘吁吁地道,他刚停下来,眼前一黑,惊得叫了声,却是仇笛伸着脖子凑到他身边了,他惊惶地道着:“干什么?吓我一跳。”

    “累不?”

    “累啊。怎么了?”

    “看您快撑不住了,要不,咱们回去?”

    “切……”

    “给……”

    “不要!”

    仇笛给老董折了根拐杖,老董扭着脸不理会他了,还是戴兰君接过来了,仇笛笑笑走了,喘了半天的董淳洁还是屈服,拄着这根杖,继续向前。

    到地方一屁股坐下开始休息了,戴兰君布置了,沿库沿开始找,烟头、痰迹、架设三给维仪可能留下的印迹等等,反正是一切可疑形迹,都在查找范围。

    老鳅带着耿宝磊、戴兰君带着包小三,相向而寻,老董坐着歇着,仇笛却是脱了鞋子,坐在岸边洗脚了,这清洌洌的水,看着人都眼馋,要不是人多,他都有跳下水游一圈的冲动了。

    “这地方,不像有人来过啊?”耿宝磊亦步亦趋跟着老鳅的步子,老鳅且行且看,头也不回地道着:“找找看吧,也就这种定点可能找到……测绘道路桥梁,恐怕都没机会发现……小耿,你去帮帮小戴吧,我这儿一个人就成。”

    耿宝磊想了想,相比这位不阴不阳的,还是选择去和戴兰君一组了,一边一个,一边三个,围着库沿慢慢行进。仇笛却是已经躺到了岸边,翘着光脚晒太阳,老董歇了口气,走到他身边,棍子戳戳问着:“喂,你给谁脸色看啊?我把你怎么了?”

    “没怎么,没给你脸色看啊。”仇笛道。

    “那你这是成心喽?”老董怒了。

    “我就不成心,你这不是白忙乎。”仇笛不屑地道。

    “怎么叫白忙乎,你乌鸦嘴。”老董生气地道。

    “抓间谍可比当间谍要难多了啊,据我所知,目前有针对、有目标、有计划的抓非法测绘间谍,几乎没有先例,大部分都是意外落网,不是被不服水土被当地给举报了,就是误闯军事区了……现在靠这个非法测绘交易的商业间谍不在少数,真要在这种地广人稀的大西北碰上,您说得多大缘份呐。”仇笛道。

    “哦,我明白了,你是跟在屁股后,随时准备泼凉水了是吧?”董淳洁不悦了。

    “我就不泼,您也得凉啊。”仇笛颇有深意地道,看着老董有点气急败坏地样子,他笑着问:“你别忽悠我啊,敢说,你这是组织上交给的任务?我就不信,那个领导脑袋让驴踢了,能交办这种任务,没名没姓没目标,跨几省找非法测绘的间谍。”

    老董脸色徒变,张口结舌,他得瑟了半天,还没想好怎么反驳,远处却有人在喊着:“嗨……过来,都过来……”

    “事实胜于雄辨,小子你等着,别落我手里。”老董兴奋了,循着声音快步走着。

    是老鳅有发现了,不一会儿都聚到他身边时,几双眼睛眨了半天,愣是从青草殷殷、灌木成片的地方,看不出有什么痕迹。

    “啥也没有啊?”包小三道。

    “是啥也没有啊。”耿宝磊道。

    老鳅笑了,眼睛示意着:“再看仔细点。”

    戴兰君蹲下了身子,细细看看,当她看到一棵倒伏的草棵时,恍然大悟道:“这儿有人来过,而且时间不久?”

    “对喽。”老鳅笑了。

    不像啊,耿宝磊和包小三一边蹲一个,看不出所以然来,戴兰君解释着,这些人每到一地,肯定是小心翼翼消除留下的痕迹,在抓到的间谍里,根据他们的交待,他们的行程都是尽量避免住店、避开监控、以及避开人多的地方,即便在野外留下的痕迹,也会被他们小心翼翼地清除。

    而...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