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笔趣看 www.biqukan.la,最快更新商海谍影最新章节!

    “300万?”

    “对。”

    “他们还真接了!?”

    “对!我没答应预付,按进展付款。”

    一问一答,然后罗长欢满脸笑意,旋即哈哈大笑起来,连郎月姿也忍俊不禁了,两人相视而笑,罗长欢笑着道着,IP是通过软件隐藏的,根本无法通过网络捕捉;而且文件、目录以及整个磁盘都是加密的,这是资金操作的人基本的防范,那怕就把电脑偷出来都没有用,要是简简单单能做到,还要那些安全专家干什么?

    不过他仍然不放心地问:“你觉得有可能吗?”

    “我也觉得不可能啊!?第一关就过不去,后面的就无从谈起了。”郎月姿狐疑地道,非固定IP的问题,对于黑客就像一把钥匙,就有这把钥匙都未必能登堂入室,如果没有这把钥匙,恐怕你连对方的主机在哪儿都搞不清。

    “确实是这样啊,就有特异功能也办不到这事啊,可他们怎么敢接呢?”罗长欢笑着问。

    郎月姿竖着两根指头道着:“两种可能,一种是天才,可能有我们想像不出的办法;另一种蠢才,他根本不懂这是怎么回事。”

    “我倾向于第二种,哈哈,这种事可不是一天两天练就的。”罗长欢笑道,他翻查着电脑,一搬屏幕,指着绿城玫瑰园的目标道着:“有电力线路备份、有网路线路备份,楼宇四角有不下二十个摄像头,距此最近的警务单位五分钟车程,偏偏这里的交通状况很好,可能都用不了五分钟……我试图请过一个专事盗窃的团队,对方的头目看了地形和环境之后,招呼没打就走了……就即便他们能够悄无声息地潜入,也不可能在对方毫无察觉的情况下得到数据……我曾经想过很多种方式,最终还是放弃了这个切入点。控制这儿的人,恐怕咱们惹不起啊。”

    “我想应该能给他们找到点麻烦吧?”郎月姿若有所思地道,基于他对仇笛手法的了解,她推测地道着:“比如,他们可能追踪这幢房子里人;比如,他们可能会设法确定这里的出局服务器;比如,他们说不定敢铤而走险,硬闯一下什么的。”

    “哈哈,那看来咱们准备好,换换地方了啊,万一出了娄子,别回头找到咱们头上。”罗长欢笑道,玩笑而已,离那个程度估计还差很远。

    了解的人知道这是一个绝地,最起码对于作奸犯科者是一个绝地,郎月姿看着屏幕上的目标画面,很无奈地摇摇头,答案永远是一个:无解。

    这一次也终于把仇笛难住了。连续两天没有任何消息,让郎月姿更确定了这个判断,随着时间的推移,她觉得出现奇迹的可能性越来越低。

    就在这时候,手机响了,号码是隐藏的,她心里咯噔一下,就连罗长欢都怔了下,惊讶地道:“不会真硬闯了吧,那样我还真得搬家了啊。”

    郎月姿一接听,听了一句,惶然站起来告辞道:“他们要动手,让我去观战。”

    “啊,大白天?这才几点……等等,我也去。”罗长欢惊得坐起,拿着外套,有点惊惶失色地出了酒店,两人相商之下,还是拦了辆普通出租车,直驶向目的地…………

    ……………………………………

    ……………………………………

    “代码……600854,今开6。86,换手1。95……”

    “000669、000696,换手2.55、1.92、量比0.83,怀疑有庄家试水……”

    “负一层,有笔钱进来,准备一下,汇往香港……账户信息我发到你的电脑上。”

    绿城玫瑰81号,像往日一样忙碌着,顶层的房间,是一位女人,正盯着特制的分屏电脑,不时地发着消息,手边几部电话次弟响着,来自不同客户的委托,都会很快在这里得到处理。

    负一层,四位男子各盯着面前数个分屏电脑,实时看着股市行情,偶而会处理上面派下来的账务任务,对于他们,生活和工作就是和一串又一串不同的数字打交道,股指、代码、账户,从0到9的十个数字,不但连结着不同人的财富,而且连接着从这里到世界各地的银行。

    这里环境比想像中好,大功率的换气扇,中央空调,以及不菲的收入,几位按部就班的雇员已经是轻车熟路了,在没有紧急业务的时候,会冲杯咖啡、聊聊女人、看看新闻。

    整个十时三十分,一位雇员起身冲咖啡,另外一对在仰头看着屏幕,突然间,嘭声黑暗袭来,心跟着咚声一跳,眼前漆黑一片了,只有一位刚刚移开视线的雇员,看到了电脑主机上冒出来一缕清烟。

    昏黄的应急灯旋即点亮,备用的电力随即启动,奇了怪了,都是昂贵的高配电脑,非残即瘫,一点都点不亮了,几个人迅速掏出手机,通知着上一级。

    楼上的女人吓得惊叫了一声,她最后看到是一道弧光,然后全屏熄灭,等拉开窗帘时,回头才看到四名主机,电源口像烟囱一样冒烟,满屋刺鼻的塑料气味。

    坏了,电力故障,这可是从来没发生过的事,她紧张地拔着电话,向上一级汇报着,这儿分分钟可都是几十甚至上百万的损失,她说话的时候嘴有点哆嗦,腿有点发抖,浑身有点发软。

    很快,不到十分钟,两辆商务车载着十几人到了81号门口,匆匆进入。

    很快,物业被通知到场了,不过物业的拍着胸脯保证:根本没停电啊,要停电我们提前通知啊。

    确实没停电,不过满屋除了热水器正常工作,照明和电子设备几乎全部烧毁了,物业带着业主,沿线查找,嘟囊地讲着,确实没问题啊,都是埋设管线,要出事,这几幢应该都出事啊。

    说着了,又有几家业主吼着来了,这背字走的,刚看了一眼股市,钱都快赔完不说,转眼电脑都烧了……嗨,物业给赔吧?

    一个小小的故障,惹来的麻烦越来越多,用了半个多小时才搞清楚,沿81号开始的一列管线,全部莫名其妙的烧掉终端电子设备,连稳压器和UPS也没放过,物业被业主围着喷口水了,从收费高昂到不作为,到管理不善种种问题都扯出来了,算是解释不清了。

    ……………………………………

    ……………………………………

    距离81号两公里多外,一处小公园,人工假山畔,崔宵天正调着颜料,他的面前架了一幅画板,像个写生的艺术家,画布上,正是这个小区嶙次栉比的楼宇以及灰蒙蒙的天空。

    当然,还有几位沿路溜走的身影没有落到画布上,他添着颜料,笑着问道:“仇笛,三儿可以啊,干活利索,我还担心他出问题呢。”

    “三儿拣破烂的出身,别说普通照明线,十万伏的变压器你看他有办法偷不?”坐到池沿上的仇笛笑着道,他反问底片道着:“这是什么原理啊?我拉网打过鱼、电过兔子,本来以为水平不错,咦,和你们比是小儿科啊。”

    “原理很简单,火零地三项,缺了地可以正常工作……但是,如果变成火火两项,那效果就出来了。”崔宵天道。

    是把输入线路全部改成火线,那接驳两头火线的终端肯定要遭殃了,崔宵天笑着道着:“瞬间电流对撞,相当于一个EMP炸弹,电脑、空调、电视机等等,任何终端只要通电开关打开,会直接熔掉电路板……我们实地测过,一台电脑主机,烧坏电源是肯定的,过压保护不完善,甚至可能烧坏主板……呵呵,这不是我的创意啊,干这种事,老膘能当咱们的师傅了。”

    “动静有点大啊。”仇笛稍有心虚地道,他低估老膘这伙人的破坏能力了。

    “有时候动静大了,才容易隐藏动机。老膘就是神仙,也不可能凭空捕捉到对方的IP,就既便拿到IP,在对方重重保护的数据下,也是难关几重……黑客没有想像那么神奇和潇洒,破解有时候需要几天,几周,甚至几个月都有可能。”崔宵天道,他是一心二用,说话间,画板的涂鸦一点都没有停。

    “这样的话,趁他们重新架网,倒是个好的可乘之机,可难道不会引起对方怀疑,干脆换地方?”仇笛道。

    “如果现在开始,几个小时内,他们就可以恢复;如果换地方,可能几天甚至几周都定不来,对于这种分分钟都是几十万出入的地方,你觉得换个地方容易么?”崔宵天眼皮不抬地道。

    “那就好……接下来就看耿宝磊能不能派上用场了。”仇笛道,这一环扣一环,几乎都来自于老膘那个天才,而其中的环节,他总觉得衔接的不够紧密。

    “你放心吧,这种人定购东西,轻易不会改道的。老膘是从外围挖的,送餐的、送酒的、还有送设备的,都留下他们闪光的足迹啊,老膘只是给他们制造了一下小小的意外而已。”崔宵天道。

    就在这时,耿宝磊的短信来了,一行字:定货,送往绿城81号。

    仇笛咧着嘴,服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