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笔趣看 www.biqukan.la,最快更新穿越之庶子继妻最新章节!

    祁垣和庄锦洗漱完毕,丫头们服侍着更衣,又叫赶紧传饭。新婚第一日,照例要进宫谢恩,不能耽误。才收拾停当,祁垣身边的大丫头彩云就进来回报。

    “侧妃领着姨娘们来给王爷王妃请安了。”

    祁垣瞧了一眼庄锦,并没有回答。彩云倒是十分机灵,见王爷这样,就知道这是要让王妃做主了,因此立刻又禀了庄锦。

    “王妃,要侧妃和姨娘们进来服侍早饭吗?”

    庄锦瞪了祁垣一眼,心说你这甩手掌柜当的真利索,说不管还真的什么都不问了吗?

    祁垣被他瞪得十分无辜,本来就是你的事情嘛,人家主要还是来瞧你的,当然你做主。

    庄锦只得说道:“今儿时间紧,等回来再叫侧妃和姨娘们来吧。”

    彩云忙称是,便出去吩咐去了。

    不一会儿,前厅的早饭就备好了。因祁垣并不喜欢很多人服侍,身边贴身服侍的也只有彩云、彩霞两个丫头,庄锦也一向不喜欢人多,在这一点上,两人到颇为合拍。

    由于早上的坦诚,加上他们也算得上熟人了,因此庄锦对着祁垣也并不觉得多么紧张拘束。借着他们吃饭的时候人少,便问道:“你们家……”

    “咱们家!”庄锦还没说完就被祁垣打断了,十分正经的纠正道。

    庄锦一滞,立刻改口:“咱们家!”

    祁垣这才点点头,给庄锦加了一筷子菜,示意庄锦接着说。

    “咱们家还有侧妃姨娘们服侍早饭的规矩呢?”

    祁垣正准备喝粥,听了庄锦这话,端着碗诧异的看了过去。

    “这话怎么说?哪家没有这规矩,难道定襄候府不是?”

    定襄候府还真没有,大太太一向不喜欢姨娘们在眼前晃悠,因此除了请安,并不叫她们服侍。他以前都跟同窗们在外头读书,谁没事打听内宅的事情呢。如今听祁垣这么说,端王府还是常态不成?

    见庄锦愣住了,祁垣又给添了一筷子菜:“别发愣,吃饭!这也不是什么大事,咱们家以后什么规矩不都是你定的吗。你若是喜欢,就叫她们天天进来伺候,这是应当的。你若是不喜欢,就叫她们少来。不过是这点事情,又什么为难的?”

    “并不是为难。”端王府的小菜还真是不错,“只想着,亲王侧妃到底有些体面,总不好跟奴才似的使唤吧!”

    祁垣笑道:“她不是奴才还是主子了不成?今儿才跟你说过,咱们家只有三个主子。叫她管家是因着没有当家主母,家里总要有人料理,如今有了,她自然做她改做的事儿,你不要多想。”

    我真没多想,庄锦心道,看来这看似体面的侧妃,祁垣并不怎么上心啊。在他心里,再是什么管家侧妃,也不过是个奴才吧!也不知道宫里是不是也是这般的规矩。

    不过这话若是问起来就很是不敬了,因此到底只敢在心里头想想。

    吃罢早饭,外头车驾已经备好了。时候不早,两人也不敢耽搁,收拾妥当就要进宫。

    临出门,祁垣瞧着庄锦身后的秋月道:“这丫头叫秋月?”

    庄锦不明所以的点了点头,什么意思,这才刚来,这丫头就入了这位爷的眼不成?

    “你得空给改个名儿吧!”

    庄锦这才明白,小郡主小名叫玥儿,端王府下人的名字里头是不能有这个音儿的。庄锦才来,到把这事儿给忘了。

    “是我疏忽了,回来就改。”

    果然,对着自己在乎的人,祁垣就很是上心,对着其他人,他就根本不放在心上。这样也好,以后免去了许多麻烦事儿。

    等坐上了马车,缓缓往皇宫走的途中,庄锦才真正觉得紧张。这是他头一次进宫,要见的是帝后,可不是一般的公婆。前世他也是见过大场面大人物的,只不过有没有生杀予夺的权利到底是不一样的,当今圣上,不只是怎样的威严。

    祁垣见庄锦一路默不作声,还有些无措,便知他是紧张了。

    便出声安慰道:“不用担心,母后是最最和善之人,不用害怕,父皇父妃虽然严肃些,但也并不严苛。再者,他们的严厉都对着儿子了,对着女儿和媳妇自然都是宽和的。”

    庄锦白了他一眼,心说你就扯淡吧,自古谁家媳妇和女儿一个待遇呢,更何况你们家的女儿那是正经的公主,能比吗!

    “看我干什么,别不信。前儿父妃还问我你喜欢什么呢?”

    清妃这么关心他?庄锦很是好奇。

    “那你怎么说的?”

    “我说不知道。”十分的理直气壮,不假思索。

    呃……好吧,他确实没有什么特别喜欢的东西,琴棋书画样样稀松,诗词歌赋不感兴趣,要知道他喜欢的是豪宅跑车名酒啊!!不过说了些话,到底放松了一些。

    可惜好景不长,等到了宫门口下了马车,庄锦更紧张了。他还不比有些大家小姐,有身份有体面的跟着母亲进宫过几次,他是有生之年头一次进宫,瞧着这高大庄严的宫墙,朱漆琉璃瓦,可比逛故宫有压迫感多了。

    再回头瞧着祁垣,今日的祁垣,头戴金冠,身穿着平日里很少穿的玄黑色亲王蟒袍,站在这紫禁城下,越发显得贵气逼人。出门的时候并不觉得什么,这会儿瞧着却是莫名的安心。

    宫门口早有鸾仪宫大太监梁贵等候,见端王和王妃到了,忙笑着上前行礼。

    “给端王殿下请安,给王妃请安。皇后娘娘一大早就叫奴才来接殿下和王妃,快跟奴才进去吧!”

    梁贵是皇后宫中的总管大太监,也是宫里的老人了,很有体面,就是皇子们在他面前也并不拿大。今天皇后叫他亲自来接,足见十分重视。

    祁垣也不跟他客气,随着他一起进宫,还拉着庄锦道:“梁公公还没见过我媳妇吧,今儿正好见见,往后宫里还得靠公公照应呢!”

    梁贵忙道不敢:“哟,殿下这话老奴可不敢当。能伺候王妃就是老奴的福气,日后王妃有什么事,只管吩咐奴才便是。”

    庄锦很是诧异,祁垣跟大总管说话如此客气,又如此亲近,看来这大总管不是一般的人。祁垣捏了捏他的手,又对他点了点头,示意这是个可以信任的人。

    说话间,一行人来到鸾仪宫。见到祁垣、庄锦进来,忙有皇后宫中黄女官迎了上来。

    “殿下来了,陛下和皇后娘娘刚才还念叨呢,说殿下和王妃一来便叫迎进去呢!”

    祁垣问道:“父皇这会儿还在?”

    黄女官笑答道:“陛下说今儿要喝了媳妇茶才去上朝呢!”

    祁垣十分高兴,对着庄锦道:“父皇高兴,给咱们体面呢,咱们赶紧进去吧。”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