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笔趣看 www.biqukan.la,最快更新穿越之庶子继妻最新章节!

    新婚第三天,祁垣和庄锦一早收拾好了,准备回定襄候府。礼是早就备好了的,谁知祁垣拿过礼单瞧了瞧,随手又添了几样,叫彩霞开了私库去加。

    庄锦一瞧笑道:“王爷真是大手笔,我还道我已经算是大方了的,谁知道小巫见大巫。”

    祁垣也笑道:“自家人厚重些也是应该的,原也是我的心意。”

    外头车马都准备停当,祁垣回头招呼庄锦,却见庄锦还坐在那里发愣。

    他拿过春雨手里的披风,走过去给庄锦披上,庄锦才缓过神来。

    祁垣问道:“想什么呢这么出神,连回家都要耽搁了。”

    庄锦摇了摇头:“并没有什么,只是想着这次回去,定能叫母亲放心了。”

    庄锦嫁过来之前,大太太张氏是一直都不放心庄锦的。怕他因身份不得端王重视,又怕后宅侧妃太过得宠不尊重他。这次祁垣和他一起回去,又亲自加了这么多厚礼,足见对他对定襄候府都十分看重。这样的情形,大太太应该可以放心了吧。

    祁垣没想到庄锦发愣是因为自己的举动生出了好些感慨,而庄锦和嫡母之前竟十分和谐。

    今儿早上祁垣在礼单上加东西,确实是表示他对庄锦对定襄候府的看重。另一方面也有叫定襄候府不要看轻庄锦的意思,在他想着,就算定襄候夫人宽和,他一个庶子恐怕也得不到多少重视。

    大夏历经这么多年,朝中高官包括勋贵世族、科举进士在内,庶子出身的屈指可数。就是高位嫔妃也鲜有庶女出身,皇后更是一个没有,足见嫡庶差别。

    世人历来讲究正统,其中这嫡就是正统的一种代表。是以世家大族,但凡有点规矩的都不会做出宠妾灭妻这种事情。不管嫡妻受不受宠,应有的尊重、身份、地位还是不会缺的。就是有妾受宠的,也不敢做的太过,真正能做到不要脸面的能有几家?

    庶子庶女都在主母手下讨生活,若是遇上仁慈宽和的,如大太太一般,庶子尚有出头之日。若是遇上刻薄的厉害的,忙着保命都难,还谈什么出头呢!也有姨娘厉害的,妾室压过了正室,庶子压过了嫡子,以为这样就能出头。只是这样不分嫡庶、没有尊卑的人家,谁能瞧的上呢?不要说嫡子嫡女们看不上,就是祁垣庄锦这样本身也是庶子的,也瞧不上那样张狂的人。

    这也是当初祁垣听说自己要娶个庶子不乐意的原因,不受重视是小,若是个不会做人的,误了大事那就麻烦了!如今看着,庄锦是个好的,连带着让祁垣对着定襄候府都高看一眼。能把庶子养成这样,定襄候府想来也差不到哪里去。因此,多给些体面也是应当的。

    如今见庄锦这样说,足见张氏平日里对庄锦的用心,而庄锦也想着嫡母,不由得更满意了几分。

    “没想到你和定襄候夫人竟是如此的亲近。”

    庄锦知道他在想什么,便笑道:“我姨娘去的早,母亲待我很好。不瞒王爷说,大婚之前,母亲很是担心了一阵子呢。”

    祁垣挑眉:“呦,敢情这皇家是火坑不成,嫁给我还担心?”

    庄锦忙道:“这可是你说的,回头要是传出什么话来,可别栽在我头上。”

    祁垣拉起庄锦,揽在怀里笑道:“我不过一句玩笑话,瞧你紧张兮兮的。赶紧出门吧,若是晚了,岳母不是又要担心了!”

    说着便搂着庄锦一起出了门,外头丫鬟婆子全站在那里等着伺候,一见端王和王妃如此亲密,忙都低下了头。

    庄锦到不好意思起来,忙挣开祁垣的胳膊。他倒是一贯洒脱,只是还是忽视不了这个年代围观群众一脸无法直视的表情。

    定襄候府里,大太太一早就起来了。一会儿打发人去问问厨房,中午的宴席准备的如何了,一会儿又叫人去前头瞧瞧庄锦什么时候来,颇有些坐立不安。

    世子夫人刘氏过来请安的时候,见着大太太这个样子不由笑道:“难得见母亲急得这个样子,才这个点,五弟来的不会这样早,母亲不如歇一歇。”

    张氏叹道:“哪里能放下歇下,你不知道,锦哥儿我是当儿子养的,并没有要他嫁人的打算。突然来的旨意,虽说是恩典,到底让咱们措手不及,他并没有理过后宅这些琐事,若是应付不来该如何是好。”

    刘氏是知道自己婆婆的,为人在宽厚不过,哪家的嫡母能对着庶子这么用心呢。知道大太太是真为庄锦操心,便安慰道:“母亲不必过于忧心,五弟是个聪明的,虽说以前只顾用心读书,可是其他庶务没有不会的。我听着世子说,五弟从前跟着他办事的时候,很是精炼。说句叫母亲不高兴的话,我瞧着,竟比雲弟还强些。”

    刘氏嫁进来两年多,自然知道庄锦是什么样的人。比起作为嫡幼子娇养长大的张雲,身为庶子的庄锦本就更敏感一些,加上上辈子的经验,自然更懂得交际应酬、人情世故。

    大太太并不生气,听了倒觉得的欢喜:“这话说的很是,雲哥儿小他两岁,如今也只知道纯良天真,不过又不是大儿媳妇,也没什么不好。”

    前头已经有了能支撑门面、善于理家的世子夫人,次子媳妇不那么要强才是好呢。想起庄锦又叹道:“只是锦哥儿到底不一样,如今身份摆在那里,处处都要小心,叫我如何不操心。”

    正说着,张雲就进来给大太太请安了,因是自己的嫡亲姑母,张雲在大太太这里向来是不拘束的。大太太也并不是那种喜欢叫新媳妇每天立规矩的人,对着自己的侄子自然更是和善了。张雲也是知礼的,每日晨昏定省,并不恃宠而骄。

    进来给大太太和刘氏见了礼,说道:“母亲、嫂子今儿都这么早,五弟想是还有一会儿才能来呢。”

    大太太笑道:“你今儿不是也来的早!”

    张雲带着些倦色,面色也不似以往红润,竟有些苍白。虽然掩饰的很好,却还是叫大太太看出来了。

    “怎么瞧着你脸色不大好,是不是昨天没睡好?”

    刘氏也瞧出来,忙道:“可是哪里不舒服,还是叫大夫来看看妥当。”

    张雲忙道:“并没有什么大碍,叫母亲和嫂子费心了。不过是昨天吃的不大好,吐了一场,今儿早上胃里也不舒服。回头吃些清淡的也就罢了,用不着请大夫。”

    大太太担心道:“可是吃得不习惯?有什么想吃的只管打发人来告诉我,或者跟你嫂子说也是一样的,不要委屈了自己。我看回头还是叫大夫来瞧瞧,你原先并没有胃病,怎么会平白就吐了呢!”

&n...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