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www.biqukan.la,最快更新越战的血最新章节!

    第二十二章

    这天晚餐变了点花样,后勤部队运上来了一些压缩饼干,于是我们也就不用再吃罐头了。

    压缩饼干分为白味和浸过油的椒盐味两种,0.5公斤一包,每包四片,每片125克。据说这种饼干含有十分丰富的营养对维持人的身体机能作用很明显,可以增加体能减少饥饿感。

    我选了椒盐味的那种,虽说白味的比椒盐味的更好下咽而且也不需要喝更多的水,但是我知道……身体出了大量的汗后是要补充盐分的,否则会浑身无力无法应付接下来的行军或是战斗。

    可别以为这些压缩饼干是用来镐劳我们的,按照我军的传统,那是打胜仗才有镐赏的份,打败仗嘛……就得着接受批评和自我检讨吧!上级才不管你们牺牲了多少人或是作战有多勇敢。

    不过好在这场仗我们也不能说完全是打败仗,我想这也是上级直到现在还没结果并且战士们也能保持一定士气的原因。

    于是我就情不自禁的臭美了下……这部队要是没我在可怎么办啊?俺这个班长可不是白滴!

    那为啥还会有压缩饼干吃呢?

    首先这饼干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东西,本来就是每支部队都有配发的,只是因为我所在的这支部队有渡河任务所以普遍带着不易潮湿“铁棺材”。

    “铁棺材”是战士们给罐头取的别名,因为那罐头长长的活像一个棺材,再加上战士个个都觉得自己半边身子都进棺材了,于是有感而发才将其趣称为“铁棺材”。

    其次……我们之所以会有这压缩饼干吃,完全是因为上级要将这老街做为一个前线与后方的中转站。

    老街是个交通枢杻不是?

    既然是交通枢杻也就意味着从这里有各种公路、铁路和山路通往前线的各个方向,于是将战略物资储存在这里就是上上之策,可以方便后勤部队及时的将弹药、粮食等输送到一线。

    换句话说……就是往后不只会有压缩饼干运到老街,接踵而来的还会有各种补给各种弹药……

    身为驻守老街的部队,这可以说是我们的福利,因为我们不用担心补给不足的问题。但也可以说是我们的噩梦,因为这意味着我们会成为越军袭击的重点。

    “嘿,同志们!”正在我和战士正一口饼干一口水的往下咽的时候,炊事班老班长满头大汗的挑着两个箩筐上来乐滋滋的冲着我们叫道:“同志们……刚出笼的馒头来喽!”

    说着把盖子一掀,立时就香气四溢。

    “哇……”

    随着一声欢呼战士们就沸腾了起来,呼啦一下就围了上去伸手就抢、

    急得老班长冲我们直摇手:“慢着慢着……排好队一个一个来……”

    “老班长!”刀疤有些奇怪的问道:“你这是哪来的馒头啊?”

    “这不?”老班长随手扯下挂在脖子上的毛巾在满是汗水的脸上擦了一把:“上面运来了一车的面粉,俺寻思着战士们都好长一段时间没吃到热食了,就托了关系好说歹说要了两袋,在越南百姓的房里找了口锅就蒸了馒头……”

    “有你的啊……”刀疤还想说些什么,但剩下的话却全都让嘴里的馒头给堵了回去。

    我也忍不住那香气的诱惑,领了两个就迫不及待的往嘴里塞……

    天天在家吃热食的人,是无法体会到咱们每天以罐头充饥的这种痛苦的,这会儿吃到了热呼呼香喷喷的馒头……就像回到家与亲人团聚一样,有些战士甚至还舍不得吃,但又担心那热气就这样散去,于是小心的用手捂着一点点品尝。

    看着这样子,老班长就在一旁叹气道:“都从鬼门关走了一遭,连口热饭都吃不上,最可怜的就是那些牺牲的同志,走的时候也没能吃上一口馒……”

    听着这话战士们全都愣住了,有些战士想着刚刚牺牲的那些战友,眼泪哗的一下就往下流,本想痛痛快快的哭上一场主,可偏生嘴里手里都是馒头,于是到处都是“呜呜”一片含糊不清的哽咽声……

    夕阳西下,落曰的余辉尚自不甘心的从树梢头喷射出来,将白云染成血色,将青山也染成了血色,整个世界就像是掉进了红色的染缸中滚了一回。

    恰时,读书人又坐在山头,默默地抽出了口琴随风而吹。

    却正是一首送别。

    听着那略带忧愁和苍桑的旋律,战士们不约而同的跟着哼起了歌: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

    晚风拂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

    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

    人生难...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