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笔趣看 www.biqukan.la,最快更新商海谍影最新章节!

nbsp;而这个地方,草倒伏了几棵,肯定是被踩过,如果是刻意人为的,那么周边就肯定有其他东西了。

    这边在想着,那边已经动手了,老鳅像只猎犬,手握着一把匕首,在周边一寸一寸寻着,不时地把匕首插进土里试试,终于插到一处松软处时,他笑着道:“就在这里了……我说嘛,肯定要留下点东西。”

    他用匕首划了一个圈,慢慢的刨土,土质很松,明显不像其他地方那么紧实,挖着挖着,就成黑色了,挖着挖着,一小撮木炭出现了,一个烧残的塑料袋子出现了、都是黑乎乎的。

    董淳洁这时候已经喜于形色了,他兴奋地问着老鳅道着:“老鳅,能确定么?”

    “走的时间不长,可也不短了,五六天左右吧……嗯,这种塑料质地,好像不是普通的塑料……那,这个呢?”老鳅用匕首尖挑起了一样东西,指甲盖大小,放到董淳洁眼前,仔细辨认之下,老董蓦地一抽愕然道着:“雪茄?”

    “那应该就没错了。”戴兰君道。

    “对,肯定没错,这边人穷得裤子都穿不起,谁抽得起这玩意………我敢保证,不是国产的。”老董兴奋,叫着诸人:“快快,东西收拾一下,看看还有没有其他发现。”

    一样一样分类,包起,老董和戴兰君已经兴奋地讨论可能是什么情况了,根据老鳅的判断,这里经过的时间不大于的一周,那这样算的话,原先设定的路线,很可能和非法测绘的路线,有多处重合点了,基于这个判断,老董又求教着老鳅判断人员,老鳅围着水库边走了两圈,却是无法下定论了,但从火堆大小看,应该不超过三个人。

    这个点停留的时间最长,拍照,收集东西,到重新启程已经是三个小时以后了,要走的时候,戴兰君不经意回头,却是不见仇笛了,她快步奔上去,喊着仇笛,喊了两声居然没反应,等她跑过去时,才发现仇笛和老鳅一样,正盯那个埋火炭的地方发呆,手里拿着一根烧焦的木炭,放在鼻子边是嗅。

    “哟,你也有发现?”戴兰君好奇地问。

    仇笛被惊醒了,看了看她,一言未发,反而把小炭条叼在嘴里,拿打火机点,点了几下没点着,那傻眼一下子把戴兰君逗笑了,她问了:“你犯什么傻?”

    “哦……叼错了。”仇笛一愣,然后把耳朵上夹的烟换下来,点上,悠闲悠哉地抽了一口。

    “走啦,还抽。”戴兰君不悦地道。

    仇笛起身拍拍屁股上的土,一手夹烟,一手夹炭条,神神秘秘地看了戴兰君一眼,一言不发地走了,戴兰君背后追着说着:“你是不是有病啊?”

    “怎么,你想对症下药啊。”仇笛反问道。

    “信不信我下山就把你撵走啊。”戴兰君恶狠狠地道,想想又加了一句:“尾款一毛钱也不付。”

    “这么恶毒啊,我怎么看你像有病了……我又怎么你了?”仇笛道。

    “没怎么,就是看着你就来气,想踹你。”戴兰君斜斜一觑,没来由的有点生气。

    仇笛停下了,笑了,郑重地把木炭条放到戴兰君手上,奸奸地笑道:“我看你却有不同感觉了,就像它一样……”

    “什么意思?”戴兰君问。

    “不,外面很硬,里面湿了……不信你掰开看。”仇笛笑道,话音一落就跑。戴兰君顺手一甩就追,大喊着站住,敢调戏老娘,砍死你。

    两人一个追、一个跑,看得老董那叫一个胃疼,此时倒觉得,真不该留这货,早知道打发走了倒清静。

    ………………………………

    ………………………………

    休整一天,次日进入若尔盖县境内,这里已经是青藏高原东南脚,海拔三千多米,沿路处处可见保持原生态的森林、河流,不过就是少见人迹,顶多有几个驴友小团,或者放羊的牧人,甭指望和他们说话,这些人差不多像块木头,你问半天才发现,他根本就听不懂。

    本来准备到若尔盖县的,可车行半途就出事了,轰隆隆地下起了大雨,这边的雨可非同寻常,刚下起雨起,老董就招呼着两辆车疾驰,往山路的外开阔地走,走了不远就停车,很快新的问题就来了,这种地方别看夏天穿着单衣,可大雨一倾盆,外面的温度急剧下降,一开车窗就冻得发抖。

    看来老董真是不止一次来这种地方了,早有准备,后车厢一开,雨棚一架、机制的木炭一点,不一会儿,变戏法似地变出一个温暖的小空间,六个人挤在一起,难得还有两瓶白瓶,早在火盆上烧温了,一手一手递着,就着灌两口取暖。

    “这要住野外啊?”包小三喝了口,紧张地道。

    “这地方不比其他地方啊,这么大雨,指不定出去遇上了泥石流什么滴……我三年前来这儿,就路上,落了块石头,有半间房子那么大,你没治,只能绕回去。”老董道,催着各人喝上两口御寒。

    “那今晚怎么办?”耿宝磊问,这特么的鬼地方,明明是上午,现在像天黑了。

    “我看看地图……没事,距离这儿十几公里,有所小学校………雨要小点就能走了,我是怕路上碰上泥石流……辛苦大家了啊。”老董客气着,看到仇笛一口一口抿酒时,他报复似地伸手抢过去道着:“不包括你啊,你不辛苦,就给人添堵了。”

    “这么大领导,这么小肚量,呵呵。”仇笛笑着道,好像他是大人似的,一点也不介意。

    老董懒得理他,展着地图,和戴兰君、宁知秋商议着路线,以他的想法是,目标应该是从陕省进入,沿陕、甘、青然后直到西藏,五六月季节,是一年中最好的季节,那么问题就来了,现在已经到青藏高原脚下了,再往上进藏,可就不好找这种可能滞留的地点了。

    “老董你犯了个错误啊。”仇笛突然道。

    董淳洁一看是他,没好气地道着:“你懂个屁?错在哪儿了?”

    “方向好像错了,是不是,鳅哥?”仇笛道,笑着问老鳅,老鳅像是难以启齿一般,尴尬笑笑,然后好奇地看着仇笛问:“你怎么知道?”

    “十八号在临覃停留过,如果巴宰水库留下的痕迹也是他们的,那就说不通了,从临覃到水库一天时间就够,如果他们是从临覃到了巴宰水库,应该是十九号以后才到,咱们是二十三号来的,而且没有下雨,两三天时间,找到的痕迹就不应该是这么点了……那草也不应该已经长得很齐了,最起码不下雨,脚印什么的,总该有点吧………”仇笛道,不愧是山上生活过的,说得头头是道,连老鳅也忍不住向他竖了竖大拇指。

    “那意思是……”戴兰君听懵了。

    “方向正好反了,他们应该是从西藏这边出发,一路向甘陕或者南疆去了,在临覃只是误打误撞碰上了。”仇笛道。

    董淳洁愕然地看看宁知秋,老鳅点点头,他也是才想通这个,犯了低级错误了。

    “哎哟,你不早说,跑这么冤枉路,正好岔了。”老董一拍脑门,气咻咻地道。

    “我在水库边就要跟她说,她不听,还想打我。”仇笛指着戴兰君,戴兰君眼睛一瞪,脱口道着:“你说是这个吗?”

    “那我说的不是这个,是什么?”仇笛回瞪着,严肃地问。

    “是………”戴兰君一愕,话噎回去了,像理亏了,气得她起身伸手就扇仇笛。

    “快快……快别闹了啊,不嫌烦啊,我说小戴,出门在外的,别由着你的大小姐脾气,这几个孩子路跟着咱们吃苦受累不容易啊,你就不能对人家客气点?”老董摆着家长的态势,教育着戴兰君。

    戴兰君脸上阴晴变化剧烈,不时地看着仇笛得瑟偷笑的表情,气得她直擂自己大吼着:“气死我了……这个奸人他调戏我,根本没说方向错了。”

    “他说什么了?”董淳洁不悦地道。

    “他说……他递给我一根木炭说,外面硬了,里面湿了……”戴兰君道着,缺了仇笛那眼光和语境,说出来不对味了,果不其然,老董没听明白,愕然道着:“这什么意思啊?”

    “意思就是时间够长了,肯定不是刚埋下的,你的智商是硬伤,不能怨别人啊。”仇笛道,说着早一骨碌起身溜了,戴兰君操着酒瓶就砸,中途被老鳅伸手捞住了,他夺到手里,直劝着,差点就把戴兰君委曲的要哭了。

    还好,下了一个小时天色渐晴,两车重新上路,准备到知道方位的一所牧区小学暂住,知道这一路南辕北辙方向错了,一行人被打击得,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